为什么中国的孩子都在补习?

2017年4月回国探亲,最深的感受是发达的中国。基建甩开英美三条马路,二线城市的高铁站比英国的希思罗机场不知道好多少。

还有,亲友的生活很好。

因为亲友皆在南方的二三线城市,每家有房(不止一套),有车(至少一辆),收入稳中有升,生活舒适。周末开车去海湾钓个鱼, 或者去景德镇烧个杯子,也是常有的事情。 出门右拐某达广场里可以看到最新的国际大片,左拐某瑞百货里可以卖到新西兰的酸奶,这生活质量, 让我这种在英国打工的很谦卑。 还有一个最深刻的感受就是:亲友们都为孩子的教育忙碌。 3岁的入家门口的幼儿园要考试。考什么呢?要小朋友自我介绍,要看陪同家长的表现(如,当时用手机者扣分)。家长要决定是让小朋友学钢琴还是小提琴,另外,还准备几套不同的入园后备方案。

  • 6岁的升小学要 “衔接补习” ,认字,学拼音。父母心里不认同这种补习,但怕孩子被老师“另眼看待”,那也就报个班吧。
  • 4年级的孩子一向学习拔尖,可因为没有去上某个补习机构的英语课程,忽然发现在该机构举行的竞赛中排名落后于实际水平低于自己的同学,惊出一身冷汗。
  • 5年级的孩子一周五个课外才艺学科班,只有周日下午没有课。
  • 初一生有做不完的作业,聚会吃完饭马上做作业。上厕所都拿本书,暑假补课日程已定。
  • 初二生为保持排名优势也是补补补……
  • 初三的孩子根本见不着, 在家积极备考。照顾他的大人压力巨大,苦不堪言。 不禁觉得,中国的孩子好辛苦,中国的父母好辛苦

以前一看耳闻现在中国孩子学业压力重,这次回去,亲眼目睹,受到的冲击很大,所以一直在想,为什么

有需求

父母的理由 一:别人补你不补,就落后了。

提前学习,刷题培优。 类似初二的学生把高中甚至大学英语学了的情况很常见。这些好学生的父母们, 眼睛盯着省市重点,国外名校, 常春藤。他们给孩子的设定是要至少到达人群中的 前2% ( 如果能到前 0.2%, 那更好)。 他们觉得把自己的孩子送进重点大学录取率高的牛校,就保险了,感到安全了。

为了进那样的学校,就不段地拔高对孩子的学习要求。 好, 你初二学了新概念三,我们就学完第四册; 你们奥数中级班,我们去上高级班;人家考90分,你一定要考91分。

那些重点名校的想法往往是, “反正我不也缺学生, 想来我这人的人多了去了”;名额席位一年就这么几十个或几百个,那怎么办呢?增添或拔高各种挑选的标准呗。牛校觉得区统考不能显示水平,就参考奥数竞赛的成绩(奥数培训机构的机会来了), 参考英语竞赛的名次(英语竞赛机构多了)…… 最近的新动向是参考家长的智商标准,腰围比例和祖父母的出身背景。

可这些聪明的家长难道就没有想到过,当其他家长也是这样做的时候,不是自然而然把选拔的标准也提高了吗?原本平均80分就可以进的 ‘好’ 学校,现在95分也不一定能进了。‘好’ 学校入学标准的‘水涨船高’ 不是家长积极主动造成的吗? ### 父母的理由二:不补就会更差,求个心安。 在追逐高分的情况下,进了好学校却不在中上游的孩子就成了“落后分子”了, 解决方案也只有一个:补课。 父母出钱求个心安。

一般的心理就是, “ 反正我们做父母的已经出钱让你补了课了,你再读不好书,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我们父母尽到责任了。”

有供应

商品社会,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供应。 ### 补习机构的高度产业化
我在老家的小街上溜达,看见好几家‘教育培训’机构的门面。其中一家的橱窗里挂着一人高的大海报, 密密麻麻地列出了‘优秀学员” 的名字,以及他们补课前后的分数。 试想一个正在为孩子分数烦恼的妈妈,看到这样的广告要如何保持淡定?

补习机构的高度产业化,配以互联网,不孔不入,影响了普罗大众的心态,甚至政策规则。

如刚才提到的四年级孩子的例子。 他的学校让父母自由报名参加某机构操作的英语竞赛。 结果是:参加了该机构补习班的孩子成绩比没有参加的高; 最好玩的是,他们班有一个英语为母语的孩子,只考了80多,远远低于去那个机构补习的同学! 而这样的竞赛成绩是被某个重点初中当做招生参考的。 这不是急死人?

在教育公平中,最忌讳的就是由某个商业机构来制定规则。一个学校的选拔依靠某个商业机构的标准, 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情。首先,如何界定此类竞赛的科学性(考题的可靠度和可信度)?有独立的评估部门吗?该机构有科研报告吗?第二,是利益。如何摒除该机构通过竞赛培训来盈利(根本不可能吧)?如何摒除学校和机构之间可能的利益交集?

所以,上海教委2016年的决定,英明正确。

2016年11月14日,上海市教委公布了《关于加强2016学年严禁将各类竞赛获奖证书作为义务教育学校招生录取依据有关管理工作的通知》。该通知严禁上海市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将学生奥数成绩、英语星级考等各类竞赛获奖证书、各类等级考试证书作为招生录取的依据。

可教委这样的做法,还是不会消除各种补习的现象。

是对“ 阶级固化 ”的焦虑,或规避风险是人类天性?

过去三十年的巨变,普通人的生活改变巨大。幸运的是,大多数人的生活都比以前好了很多。 人民的生活水平高了, 自然对教育有更高的要求和期许。更深层次的是社会原因是不是经济水平大幅提高了的家长惧怕自己的孩子在未来被 “甩下” ?用教育投资当做抵御所谓 “ 阶级固化 ”的工具?

有房有车的,想自己的孩子(至少能)保持在这个水平;
没房没车的,想自己的孩子(至少)达到那个水平。

孩子的未来就至关重要, 孩子眼下的教育就成了重中之重。

很多家长的脑子有这样一条金光大道: “ 进了这个名牌幼儿园,至少能进名牌小学….名牌中学….进了这个名牌大学, 至少找到好工作的机会大一些吧。”

这样的直线思维,可以理解;为人父母,总是想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为孩子提供最好的, 把风险降到最低。

但人生从来不是一条最短的直线,不可能不走弯路的。

如果孩子的人生可以预先设定, 我们岂不是已经把他们定位成 ‘AI’ ?

人生的有一个特点是肯定的:就是它的不可测。 所以,如何应对不可预测的能力比循规蹈矩更有用。 而为应试教育服务的补习班不教这个。

很多畅销书或课程都销售一个观点: ‘如果你做A就会有B’。 可是,现实并不是这般清晰明了的, 而是混沌复杂的(messy )。 在混乱中临危不惧, 井井有条地处理问题的能力才是最值得锻炼和学习的。补习班里能学到吗?

我的担忧和思考

对应父母的焦虑,让我困扰的是这种高压对于孩子的影响?他们会 “ 百炼成钢 ”,他们的毅力,忍耐力,自制力得到锻炼?还是被训练成 “ 刷题机器 ”, 失去对学习的兴趣?或者是在这两者之间的某种状态?

经合组织 (OECD) 在2015PISA测试后有一个全面的关于中学生福祉 (well-being) 的研究报告。 发现, 中国大陆,香港,澳门的学生对生活的满意程度平均为 6.83, 6.48, 6.59 ,低于OECD 72个经济体的平均值(7.31)。 而且, 61.5%的中国学生在充分准备的情况下对考试很焦虑。 54.9%的中国学生在学习的时候很紧张。

从学习能力上来说,一张考卷上的85分和87分,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可很多孩子的很多时间就花在怎么提高那么一分两分上面。我的表妹说,当年刷题刷到只看4个选项就知道哪个是对的。这种表面的学习,机械的学习在这个已经进步的社会里还要再持续下去?

固然,成功或者说成才也需要毅力,忍耐力,自制力,这些是可以从“补习” 和重复的练习中获取的。但通过别的途径,就不能得到吗? 人工智能高速发展的时代,“ 补习 ” 能不能鼓励培养孩子的个性化发展,创造力,合作能力,表达能力?能激发孩子的内在学习动机吗? 李开复说, “ 在未来10年内,中国50%的工作将被人工智能所代替。”

所代替不仅是流水线上的工作, 银行,保险,法律,医疗诊断, 建筑师, 中等主管这些一般被认为是‘体面’的工作也岌岌可危。

AI 是指什么?
人工智能(英语: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亦称机器智能,是指由人工制造出来的系统所表现出来的智能。

目前做得比较成功的人工智能产品是基于大数据的一种自动化决定系统。 机器(电脑系统)通过巨量的数据分析特点, 找到规律,学会学习,从而做出决定。

对 AI 忧心忡忡的人,认为 AI 将会导致大批人口失业。而乐观者认为, AI将减轻甚至消灭 财富不均的现象,让普通人有更多的时间做更有创意的事情, 真正地享受生活。 (做饭洗衣扫地都有机器人代劳了, 人类就负责春花雪月诗酒茶。所以,已经有大学教授在考虑如何保护机器人的合法权益的法律了。)

不论悲观或乐观, 未来都必将是一个人类和AI 共存的时代。如果不想被 AI 所代替,所威胁, 就该拥有它所没有的或不擅长的能力。 就刷题而言, 一个人脑是刷不过AI的。

在AI的时代, 最需要的是创造力, 独立思辨能力,人际交流能力, 同理心。换句话说, 就是 “有创意地解决问题” 的能力。


(来自世界经济论坛:1. 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 2 思辨能力 3 创造力 4 管理能力 5 与他们合作的能力, 6 情商 7 判断和做决定的能力 8 服务意识 9 协商能力 10 灵活的思维能力)
人类需要的是快速学习和终身学习, 以应对更快和不断的变化。

会有改变, 教育不限于学校。

学习的机会时刻都有。 一饭一蔬,皆有学问。 做家务, 和父母讨论问题, 去菜场买菜,去父母的单位体验一天的工作, 观察社会的变化,上网看TED,都是学习。

不是所有的教育都可以通过考分来评估。 一张考卷只能评测部分的知识和能力。 传统闭卷考的形式正在被其他形式所补充和改良。 比如,设计类的要看作品集, 语言类的要考口语, 和媒体相关的要拍片子, 科学类的要写实验报告。

所以,问题不是 ‘别无选择’ , 而是 ‘如何选择’。

所以, 会有不甘于被补习潮流所裹挟的父母对补习说NO。相反,选择尽量多花时间和孩子在一起, 和孩子聊天, 和孩子一起上网络课程,组织起网上的学习社区,甚至去办一所符合自己理念的学校。 他们不是来自所谓的精英阶层,而是有独立思辨能力,专业素养的父母们,去尝试一条现在还 “ 少人走 ”的路。

是的,刷题是很落后的学习方式,应试教育是落后的,为了分数的学习是不长久的,只会考试的人会被淘汰的!

参考
https://www.weforum.org/agenda/2016/01/the-10-skills-you-need-to-thrive-in-the-fourth-industrial-revolution/
https://www.oecd.org/pisa/PISA-2015-Results-Students-Well-being-Volume-III-Overview.pdf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