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本的”为与不为”

君子,知足知不足,有为有不为。

绘本有‘为’, 亦有‘不为’。

记得有次推荐儿童书说某某书除了内容文字的优点之外, 插图也很美, 与文字相得益彰。有网友评论说,这插图的质量跟绘本差远了,然后就列举了一连串著名绘本的名字和相关的绘画风格特点, 诸如,某某的细腻深刻, 某某的含蓄内敛, 某某的温柔治愈, 某某的明亮锋利……

在佩服网友的知识渊博之外,也激发了我对绘本与阅读之间的关系的好奇心。

什么是绘本?

在英语中,对应的术语是picture book (picture-book,picturebook)

绘本是指每页都有图画的故事书。每本书的篇幅一般是32页,词汇在500词以下,内容专 为8岁以下儿童而设计。(参考资料来源?)在绘本中, 如果图画跟文字不是同等重要,那它就是更重要。 绘本的最大特色就是:图文结合来讲好一个故事。

考考你,绘本什么时候出现的?

来做一个选择题吧。 哪本是世界上最早的儿童图画书?

A          Orbis Pictus,

B         Der Struwwelpeter

C         The Tale of Peter Rabbit.答案是A。 根据维基百科,最早的绘本叫Orbis Pictus, 或Orbis Sensualium Pictus 就是Visible World in Pictures的意思。 它是一本由捷克教育家 Comenius 绘制的儿童百科全书, 出版于 1658年。

而1845 年出版的德国绘本Der Struwwelpeter (or Shockheaded Peter)  和波特小姐( Beatrix Potter) 从1902 年出版的‘皮特兔的故事’系列可以说是现代绘本的鼻祖。其他大家比较熟悉的绘本有‘奇先生和妙小姐(Mr Men)’, ‘Dr Seuss’ ,‘雪人The Snowman’.

国际上有两个最有名,历史最长的,为优秀绘本专设的奖项 。 一个是1938 年设立的 Caldecott 奖(美国)  和1955年起设立的Kate Greenaway 奖(英国。(Maurice Sendak 1963 年出版的 where The Wild Things are 被改编成动画,舞台剧,电影; 到2008年已售出1900万本。)

绘本和插图书的区别在哪里?

这个界限一度很难分清。 但如果我们仔细阅读两大绘本奖项的评奖说明 (ref 3), 就可以发现, ‘图像’ 的质量,感染力,艺术成就,叙事风格,想像力是评判的主要标准。

在当代儿童绘本中,图像和文字是相互作用的关系。图像的地位往往高于文字, 故事的起伏陈述,情节,悬念都通过图像来表现。 比如看 where The Wild Things are,或 The hungry caterpillar,不看字也能看懂;看懂图才能体会绘本作者的用心,尤其是前一本。 读者最先感受到的, 最强烈的感受是 —— 视觉效果!不是文字哦。

而其他的儿童书中,是先有文字故事,再有插图。插图是辅,文字是主。 插图的风格要符合原作的风格。大家可以比较一下Roald Dahl 的插画师Quetin Blake 和 Jacqueline Wilson的“御用” Nick Sharratt 的作品。插画风格和原文的气质非常搭。儿童作家与其插画师是‘好基友’, 甚至很多时候好得来是二者一体,一个人把两个人的活都干了,这个时候,插画师就是独立的绘本作者了。 比如说, “来喝下午茶的老虎”的作者Judith Carr。

多大孩子读什么样的绘本?

如果纵向来看, 从整个儿童文学的层次与种类上来看,绘本又处在一个什么位置上呢?如果看下面这个图表 http://www.right-writing.com/genres.html,你可以清楚地看到绘本(A)是儿童早期阅读的主要读物, 主要是为学龄前,还未正式学习阅读的儿童设计。而国内进口最多的应该也是这类(即A3 & A4)。

A         图画书picture book

  1. 宝宝书 baby books(0-1岁),童谣,无字书
  2. 幼儿书 Toddler books (1-3岁)300词,12页,每天的生活场景,色彩,形状,翻翻书等
  3. 早期图画故事书 Early picture book(4-6岁),简单的故事 ,1000字以下。 如, ‘饥饿的毛毛虫’
  4. 图画故事书 (6-8岁), 32页, 1000-1500 词, 甚至到10岁,48页,2000词。

 

B          “ 易读” 书 easy reader(6-8岁)32页-64, 200词到1500词左右, 甚至可以达到2000。故事有动作,对话。每页依然有插图,但风格不再低龄, 每页有2-5个句子 。但它们的文字按词语认知的难度分阶, 或者按照自然拼读的规律来设计的。

C         桥梁/转折阶段书 transition books(6-9岁), 30页, 2-3 个章节, 书本尺寸变小, 不时有黑白的插图出现。

D         章节书 chapter books (7-9岁), 篇幅在45-60页之间。

E          中级水平 Middle grade 8-12 岁,100-150页长, 更复杂的故事,多样的主题。

F          青少年Young adult – 12岁以上, 130-200 页厚。

可见在英语国度,绘本已然成为儿童文学中一个拥有独立地位的体裁; 并且在不断的发展中 涌现出新的特点 。比如,它们的篇幅变得更长, 面向10岁以后的儿童群,更多的信息类非虚构的绘本也日益受到欢迎。

 

绘本的作用

 在绘本中, 图像和文字的关系大致有五种 (Ref 5)。

  • 平等 (图文同等重要)
  • 相互补充
  • 加强 (图文相互合作,为各自加分)
  • 对立 (图文讲述不同的故事,呈现不同的信息)
  • 矛盾 (图文‘好像’观点不一致)

一本精妙的绘本, 它的设计是一个整体。绘本作者有了一个故事, 就要整体考虑如何图像和文字之间的关系。 比如, 什么用文字表达,什么用图像表达 (色彩,笔触,肌理,形状), 还要考虑文字大小, 在页面出现上的位置, 字体的大小, 甚至从封面到封底的设计, 都要协调处理。不管图像和文字是平等还是对立,相辅还是相冲,绘本作者都希望从打开绘本那一刻起,一个独特的故事就开始展现在读者眼前; 在每一页上, 图文如水乳交融,呈现出完整的视觉效果(冲击力和 感染力)。

所以,好的绘本 悦目,赏心。或者说是它们有两大招:夺眼珠子,叉心窝子。

因为或强烈,或独特的艺术的图像风格, 绘本能够激发读者求知, 激发读者联系自己的生活,也激发他们对美的追求 (Ref 4 )。

有篇研究论文的结尾, 作者这么写到:

“绘本的作者,好比诗人,不停地寻求最精妙感人的语言, 捕捉主人公所经历的精华所在。 最好的绘本作者响应人类的需求和欲望。最好的绘本作者点亮读者过往的经历,也点亮那些影影绰绰,却通向新知的道路。这些新知可以是对自我的认识,也可以是对自己和世界之间关系的更深刻的理解。 大大小小的孩子,如同画家或诗人,是这些图像和社会涵义的创造者,或者说是联合作者, 他们理当要有时间去沉思, 有机会去发现缤纷的表达和询问的形式, 发展他们探寻诗意的能力。 ” (Ref 5)

这么美的语言来形容绘本的作用, 太感人了。 我完全同意,并心向往之。

可‘诗意的追寻’和阅读能力有直接的关系吗?

Fletchler & Reese在2005 年发表了一篇针对 5岁以下儿童绘本阅读的重量级文献回顾( Ref 6), 精选了1978年到2004年31篇相关论文,综述儿童绘本阅读的主要发现和不足。

她们发现 - -为8个月到3岁前儿童朗读绘本有利于儿童的词汇量增加,和新知识的习得。而保证绘本阅读质量的关键在于家长能否根据孩子语言发展的程度来调节自己所使用的语言。

 

绘本之‘不为’

大家现在应该都同意,儿童绘本带有强烈的艺术气息,艺术家的个人审美/技艺满溢纸面。也应该会同意, 要看懂绘本, 只看文字是不够的,得看图。

而,读图和读文字是两种不同的技能。用语言阅读的思路来读绘本,可能已经‘误入歧途’。 看懂图,你准备好了吗?前后左右,先看哪里?五颜六色,注意哪个?为什么鼠小弟的形象在A5的书页上只占一个角落?大猩猩不苟言笑的脸背后又是一颗怎么样的心。

另一个方面,在限定的时间里,人脑认知的容量是有限的,成人幼童都一样。绘本上的图像和文字是在同一时间内争夺孩子的注意力。 也就是说, 大脑对信息处理能力只有这些。在文字和图像共存的情况下, 大脑偏向选择容易的信息 ——图像。

有大量国内外的研究(如, 台湾的賴孟龍 & 陳彥樺,国内的周兢,美国的Evans & Saint-Aubin,) 发现幼儿在看书的时候,注意力主要集中在图片上。 他们不看图片的时候,看哪里? 看大人的脸!如果没有刻意的提示, 他们不会主动注意书上的文字, 更别说他们可以自动地把文字和声音,声音和意思地联系起来。

也不要以为,孩子会自动地注意到绘本上的重要信息, 无论是来自图像的,还是文字的。 更不要以为读完几遍绘本,孩子就吸收重要信息(你希望他们都注意到的要点)。

所以正确的姿势是要反复, 这样你价格不菲的进口绘本才能真正实现它们的性价比。 (即,要反复玩,玩透它,玩“坏”它。玩透是理解,玩“坏”是重组再建。)

语言能力提高的关键是反复;不是简单的重复, 而是不同形式的反复。 从容易到复杂, 从低要求到高要求, 从家长大力的支撑到孩子独立的分析解读, 要有适合不同阶段的反复形式。

所以每次打开一本绘本,你可以问一下自己,这次我希望通过绘本阅读达到什么目的?

  • 是来感知一个故事? (那就要想办法把孩子的注意力引导到和故事人物,情节有关的细节上去。 用朗读,问答, 释义,手势等方法让孩子听明白,理解这个故事。这个时候, 角色表演也是很好的方法。)
  • 是让孩子学会新的语言表达吗?(那就要大声的朗读,清楚地释义, 用孩子能理解的语言来拓展新词语的知识。例如,询问他们是否听懂了, 让他们来举个例子,造个句子。
  • 或者是领会学习艺术细节?(那就要把重点放在色彩,形状,笔触上。给他们颜料和笔,画一画,涂一涂。)
  • 还是通过绘本来辅助文字阅读? (那就得在鼓励孩子欣赏图片的同时, 有意识地把孩子的注意力引向书页的文字 ,这样可以帮助他们的阅读理解能力和以后的书写及写作能力(Piasta et.al. 2012)。

比如, 你可以尝试

  • 解释一本书的构成,让孩子明白书的编排是怎么样的,作者是什么样的人,文字的排列顺序(从左到右,横板,竖版的不同)。 念书前可以说, “我们先来看第一页,然后看第二页”。 “这是第一段, 我们从第一个字开始吧。” (低龄的儿童也可以。)

当孩子对文字开始有兴趣)

  • 指向特定的文字, 比如, ‘你看, 小猴子说,“谢谢”’。
  • 单字: 如果是英文的,可以让孩子分辨大小写字母,找一找,这一页上有几个大写字母。 如果是中文,找找简单的字出现了几次, 看看同一个字的不同字体, 楷书和黑体的区别还是蛮大的。不能想当然地认为小朋友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 外国学生学中文地时候常常分辨不出不同字体的同一个汉字。
  • 词语:读的时候,指向某一个重点词语。 或者,让孩子指出你所念的词语

人的大脑喜欢图像。 图像是直接的, 文字是抽象的。 古老的埃及和中国的文字都是象形文字。

一个页面,有图有文字, 我一定会先看图。 (难怪这年头,人们常说, 无图无真相? ) 老听人说, 现代人变懒了,进入了读图时代。 图像给我们一个直观(容易)的感受, 一张图胜过千言万语。 视觉能力依然是人类最常用的认知方式。

图像不但直观,而且持久。 就好像我们看了1982版的红楼梦,再看后来电影版的红楼梦,左看林妹妹不适应, 右看宝姐姐也别扭。 我们的大脑一旦有了‘定式’(固定的图像),很难被抹去。 这也就是为什么金庸的武侠小说每次被搬上荧屏,都会被‘金庸迷’骂的原因,就是因为与各自心目中的‘形象’差别太远了。 有一百个读者,就会有一百个不同的‘蓉妹妹’。

绘本带来的美感(情感刺激)非常重要, 但不能替代孩子自主地通过语言文字在脑海中形成‘图像’ 的过程。 也就是你不能只给孩子看几分钟三联版里绘有黄蓉的插图,不考虑该怎么帮助他们通过语言文字来认识‘蓉妹妹’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如果你关心的儿童的文字阅读能力, 就不能只停留在图像(带来的美感和情感刺激上),还是要回到文字上。 在孩子适当的阶段, 引导他们把注意力放到对文字的认知上。在语言学习中,“ 注意力”Attention只是第一步, “注意到”notice才是内化的开始。绘本很美,很好, 但在阅读的路上,外来的图像慢慢地让位于文字,让孩子通过语言文字构建属于自己的图像。 这是(早期)阅读最愉悦,最有成果的目标。

绘本有为, 在于鼓励儿童诗意的探寻能力,视觉语言能力的发展,口头语言能力的发展。绘本有不为, 因为不能直接发展文字阅读能力, 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分散儿童对文字的注意力。

在Fletchler & Reese的论文里还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发现( Ref 6)。 一个是:孩子对母亲的‘依恋安全 security attachment’感越强, 对阅读的兴趣越高, 阅读质量也越高。

‘In general, children who are securely attached to their mothers experience more frequent and high-quality reading with mothers than children with an insecure attachment status’ . (Fletchler & Reese 2005:83).

这种‘安全感’ 比阅读时 的技巧(如问答,反馈)或积极性 跟阅读的质量更相关。 安全感高的孩子在阅读过程中会更注意力集中, 有更多高质量的互动。

意外吗? 跨越30年的绘本研究之最主要发现居然跟书本的特点或阅读技巧没什么关系。 除了说明绘本的研究依然有很多空白领域之外, 也是提醒我们在亲子阅读过程中, ‘情感’ 的重要地位。 如果大人不放松, 只是把亲子阅读当作每天要完成的任务, 当成超过隔壁某某小孩的工具,没有以孩子为中心, 效果不会好 。 只有在‘亲子’ (比如说,愉悦,不强勉,以儿童的需求为中心)的基础 上, 才能让儿童的阅读能力发展变成一种自发的,内在的,探索的过程。

还有一个重大发现是:亲子阅读的频率同阅读的质量相互作用,成正比 。 读得越频繁,阅读质量就越高;质量越高,阅读就越频繁,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而这两者结合促进儿童对阅读的参与度,注意力和兴趣,从而实现语言的进步。

画个简图:

阅读频率《——》 阅读质量——》 儿童的参与,注意力,兴趣 ——》 语言的发展。 (Ref 6).

如何把绘本的作用最大化呢?

  1. 绘本阅读不等同于文字阅读。

绘本是一种特有的书本形式,不能把它看成是文字书的图画版。

很多人简单地把绘本看成‘好看的文字书’, 认为好看的书会激发儿童的阅读星期,一定对阅读有好处。 其实不然。 很多使用在书上的图像的作用只是‘装饰’而已,让页面看上去好看一些, 殊不知,这很可能分散了儿童宝贵的注意力和页面。 出版商也要超越‘图像装饰’的境界。 因为人的注意力是有限的。

  1. 越优秀的绘本,图像的艺术吸引力越强,文字反而倒不是最重要的了。最完美的状态下,图像和文字(甚至声音)相互交融,讲述一个故事 (或呈现一个讯息)。怎么让读者读懂这种交融是绘本使用的关键。

绘本阅读需要不同的‘学习’方式(问答,反馈,演示), 让孩子全面地了解图画背后的意义。

  1. 读绘本的能力和阅读能力没有直接的联系。前者是 visual literacy (视觉语言能力), 后者是文字语言能力。

绘本对文字阅读的好处就是这些, 想拓展孩子的阅读, 就要有不同的阅读材料, 多重输入。

  1. 绘本很容易促进口头语言能力的发展,这对文字能力发展当然有好处, 但怎么讲孩子愿意听,怎么讲能扩展儿童的口头表达能力和知识,可以作为低龄段亲子阅读的重点。
  1. 由于中国的绘本多为翻译作品,语言难度上不一定和儿童(中文)语言发展水平吻合,所以更需要教育者的‘刻意’引导和更多的支持。
  1. 绘本的美,能激发儿童的阅读兴趣,但兴趣不会直接转化成效果。 绘本的美, 能让孩子对‘书’产生好感,但这也不直接影响阅读水平(或语言习得)。

家长也不要被自己的审美喜好所拖累, 绘本的最终读者是您的孩子。 你的感受不等同于孩子的感受。

  1. 国外绘本的受众的主体依然是低龄儿童,在知识深度,主题的趣味,文化角度可能和中国的读者有冲突。 如果针对这些‘不适应的冲突’做文章,想办法,也是绘本成功运用的一个关键。

从一个更大的层面上说, 在亲子阅读中有三个关键角色: 大人,儿童和书本。 大人是在帮助儿童建立与书本的自主关系。 大人不断地在一个儿童努力下能够达到的范围内给予支持和帮助, 最终的目标是让儿童把书本当作朋友, 视阅读为享受。

在衡量儿童阅读质量的时候,也不妨通过三个方面来考量儿童的阅读能力:

  • 通畅程度 (认识多少字)
  • 理解深度
  • 阅读热情

这三者的发展不一定同步, 但我觉得‘阅读热情’是家长最应该呵护的方面。 认字速度可以等, 理解深度可以积累, 但伤害了‘阅读热情’,要补救可大费周章。

所以,亲子阅读中,如果平衡好 大人,儿童和书本三者之间的关系,明确绘本的‘有为’和‘不为’, 思考如何扩大绘本的‘为’, 弥补绘本的‘不为’, 就可以让绘本‘为我所为’(或者哪天可以‘为所欲为’ )。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