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轨两边的风景

(天天坐火车,无聊便看看窗外的风景,写一段段微博,为走过的四季写真)

五月怎么还会是油菜花季呢? 可是这片金黄张扬在蓝天绿地间,一月有余,热烈不减。它时而在山坡,山坡上白羊吃草;时而在河边,河边闲人钓鱼。时而绵延一片,红色的双层巴士转了弯。2014-5-16 16:15

黄昏的光线最柔和 ,火车穿行在五月的伦敦郊外。绿野绵延、大地静谧。油菜花酝酿着潮汐,野杏花树丛曲折蜿蜒到远山。牛呀羊呀慢慢嚼着草,新生的黑羊羔不停跌倒。闪出一条运河,和,或停或行的窄船。2013-5-4 05:38

铁路边的雏菊开了,一丛丛,白色的花,细细的茎,随风摇摆。夏天到了。2014-6-11 14:19

刚才,秋阳明亮,高树添了秋色,收割了的田野平整,草地葱绿。有驼羊在吃草,不远停着辆吉普车,岸边有窄船。河对岸,两条大肥狗后跟上了快步的主人。现在雾岚起,油画褪成水墨,欢快的调子转成寂穆。树林隐去,城市(尘世)的轮廓明晰。2014-10-3 16:14

雨已停,乌云掺着晚霞。湿漉漉的铁轨穿过灯光的河流,交叉蜿蜒, 来或去。2014-10-9 01:20

太阳努力挣脱白云和乌云的纠缠,时有时无。太阳光照到的田野绿得闪着金光;草和叶都湿漉漉的,风起,闪光跳跃。白色的鹭鸟一一拂过绿野,黑色的小鸟成行结对盘旋在屋顶烟囱。树林依然葱茏不过是几株染了朱红,树后红砖房白暖烟,树下几许落叶,树影长。。。。。。2014-10-16 16:18

这个时间的火车满满的,站着的人也不少。天全黑了,火车越过万家灯火,又陷入黑暗。像寂寞的飞船在深深的宇宙里移动。没有人说话,只有翻动报纸书本,和空调排风的声音。车窗上映出不同的脸,大家都低着头看,手机,报纸,书。归人在里面,家在灯光里。2014-11-5 02:22

天寒,水气遇极冷地面而成霜。天亮,霜化为雾,浮在田野上。浑圆的小山围着白色的腰带,露出头;山脚下的田野绿色不变。火车从北往南开,北处的树木叶全落了,枝干剪出光影;南向的还色彩斑斓。刚看了它们的将来,又看见它们的现在。2014-11-5 15:45

气温降至零下,霜降田野,更显隆重。因为有霜,太阳光是粉色的。大片白鸟低飞,在觅早餐?太阳光只照到小山顶,山顶上一排红砖房,窗子玻璃闪着光。2014-11-6 15:32

车窗上游满雨点,天地间画水墨,墨分五色。跟乌云不同,雨云轻盈,飘移;雨出风过就散了,露出后头的天色。西边青黛是夜的流连,东边天青间着染了朝霞的粉。羊吃青草,田埂上有排树,鸟从这棵扑腾到那棵,站台上一排举黑伞的上班族。2014-11-7 15:59

车窗外的田野每天都是不同的,因为季节,天气,光线,坐在左边的位置还是右边的,心情。这些不同的滤镜折射出不同的风景。难得,田野一直在那里,也不介意不同的眼光。2014-11-7 16:00

  • 窗边的栗色头发的女孩,细卷长发;黑色大框眼镜,大红唇彩。白底黑条毛衣配长珠链。身旁的男伴 围着蓝灰格子的羊毛围巾,系深蓝小白点领带,白色蓝细条衬衣,深蓝西装口袋里插着蓝底红点的手帕。他们睡得好香。2014-11-7 16:26

归途列车晚了又停,停了又缓,夜色拉得好长,隐约的路灯光亮来了又去,似萤火。茫茫中,忽然对面出现一辆空车,车厢里白色灯光大盛,却无一乘客。#通勤记#

2014-11-14 03:25

晨雨如注。小站,雨点打在铁轨上,排水管水声潺潺,和着对面站台一辆待发火车低沉的引擎声。各种信号灯亮着,黄色撞进眼睛,间几盏绿灯,天色灰沉。去往伦敦的车来了,叮叮当当的开门信号声里,每个门前三四通勤客,着暗色外套,身微倾,脚踏上本周最后一个工作日。OMGITF!2014-11-14 15:56

红灯亮,行人停,雨不止。金发女孩穿冲锋衣背登山包,戴着格子呢帽子,背包里露出香蕉的弯弯一角。她身边是穿酒红棉大衣,斜背MUJi大包的日本男,大衣帽子挡住了雨但没挡住他日式的表情。他旁边有个小个打了把黑伞。最左是高大的白人,衣装正式,头上顶着本摊开的彩色杂志。(不同的雨具)绿灯亮,过马路。日本男用最典型的日式表情和带口音的英语跟帽子女孩告别。白人帅哥大步流星,顶着杂志汇入人海。2014-11-15 00:30

车缓缓过小站。站台上一穿校服的少年在玩手机,运动包扔在地上。大冷天的,还下着雨,他就一件衬衫一件西服。过几年,小开也该是这模样了。2014-11-17 16:11

小火车站,乘客冲出闸口,奔向夜色和灯火,只留下几个在售票处徘徊,等家人或出租车来领。又一班火车到了,一个老太太刚出了闸口,一个白发老头就迎上去,两人拥抱,亲吻嘴唇。老太把包扔在地上,夸张地抱怨包太重,车太挤。老头提起了包,两人搂着,笑眯眯地走了。2014-12-11 06:55

冬日晴好,田野翠绿,树换了颜色但很快会再绿。

  • 通勤客,早起的鸟,第一茬目睹白昼渐长。早班的火车从黑暗里头出发,朝云处小停几站,就穿越天亮,空中粉色褪,蓝色漫。田野一片霜白,灌木枝头衰草丛也是,唯有高大的乔木,枝丫交错,自成风骨。1月23日 15:58

在车窗上看见炫目的晚霞的时候,它已经褪成了千年老妖的一只眼睛,耷拉在层层小山后,明灭间,山顶的树影重重。1月27日 00:52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