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岁童子军的周末露营

 

IMG_2659.JPG

给外婆打电话的时候,她照例问起孩子们。“小开好吗?”
“小开去露营了。”
“什么? Oh my god! 这种天气去露营了?!”
是的,这个周末天气很不好,刮大风刮得半个苏格兰断了电。昨晚气温是零度。
我安慰外婆, ”还好了,我们这里没什么。再说,他们是睡在营地的, 有帐篷, 好像帐篷是设在半开放的地点。“
外婆不说话了。可说实话,昨天早上我被呼隆隆的大风吵醒,也在想儿子的帐篷会不会被吹走。

小开参加童子军有好几年了。 上了中学后, 他的作业多起来了,不想参加周一晚上的童子军活动。 我们拖着不答应。这次冬令营,童子军的新领队反复给家长做工作,说特别向政府申请了资金,如果人数不到,就要取消,那就太可惜了 。所以,我们就给小开报了名。他的好朋友K也去。可以相互鼓励,也有个照应。周五的晚上7点到营地,周日的12点结束。 给了张长长的单子,特别发邮件叫我们准备好‘sivival bag’, 我们都不知道这是什么东东,查了Google,周五才去买的。后来证明这个东西(大大的橘红色塑料袋太有用了)。

1点多,K的妈妈帮我把他接回来了。在厨房看见他们的车, 我急急出门去接。他背着沉沉的露营包,手里提着大大的睡袋包, 穿着蓝色雨衣,脚上的鞋子都是泥。我觉得他怎么一下子长大不少呢。

看见我出门,他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足足有三秒钟吧。临了,还说了一句,“我太想家了。”

这不过在外面两个晚上嘛。

进门就吃一大堆东西。吃饱了, 我问他在营地吃什么。

他说, 他们每个人发了£50的“钱券” ,花“钱”买食物吃。 一个面包10块, 一大包薯片45块。 可以买米,意大利面条,牛奶,鸡蛋, 火腿肉之类的。然后自己生火做饭。他们那个组钱不够, 就得自己赚。他们靠射箭“赚”了15块。 所以昨天中午他们买了一些意大利面条来煮。可是风太大,火老点不着。烟吹进眼睛很痛。 柴火也不够,去林子捡吧,是湿的;去基地捡吧,也还是湿的。他们都不会煮意大利面条,面比水多,火也不给力,基本没煮熟,他也吃了几口。leader也给了他们别的东西吃,有点辣。

我又问他,大风有没有把你们的帐篷刮走。
“帐篷? 我们没有帐篷!风从我们睡袋旁嗖地过去了。”他还做了个手势。
“什么,没有帐篷,你们怎么睡觉?”
他开始比划着说,在地上铺上一块布/塑料纸(?)放睡袋;然后用另一块布/塑料纸搭顶,一头绑在树上,一头钉进地下。要确保不要让雨水进来。这个睡觉的“蓬”大概有吃饭的桌子那么高,四个男孩睡一排。
哇,这跟睡在露天没有区别嘛。伦敦街头的流浪汉的待遇也要比他们好一些吧,至少有一片屋檐。

他又接着说,晚上还得值班,以防领队的“袭击”。领队说,他们要整晚保持警惕,不然他会用水枪“袭击”他们。所以每人值班一个小时,小开的班是早上4点到5点。

“家里真好!” 他感叹着接着看电视。一副要把两天缺的都一下子补回来的架势。

K的妈妈发了短消息给我。“It seems Kaikai had a tough time”.
咦,小开怎么没跟我说呢。
后来,她给我打电话,跟我说了不少细节, 原来小开的这两天真的很艰难呢,出了不少状况,眼镜都丢了,哭了好几回,可是这些他一个字都没有跟我说!!

是不想让我担心,还是他自己不好意思‘坦白’自己的错误?

好吧,我先不问他了。

做完明天要交的作业,他睡觉了,”啊,我真想念这张床啊!“

离家两天,知道家的温暖和舒适了。这也算是收获吧。

我给了他一个拥抱,给他念了一句我刚看到的话 ” It is not what others do or even our mistakes hurt us the most, it’s our own responses to those things.” 与他共勉。

晚安。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