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病

早上进办公室,看见实习生的桌子上有一盒药,就随口问了一句, “怎么?生病了吗?”

年轻的实习生不以为然地回答 ,“噢, 我的抗忧郁药刚吃完, 要找医生再开点。”

看着她红扑扑的脸,我讶异了。 “你有忧郁症??”

“对的。大二的时候开始很抑郁,后来就去看医生,吃药。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差不多可以停药了。”

她是大三毕业到我们办公室来当实习生的。爸爸妈妈在香港;她和外婆阿姨住在伦敦。高中上的是伦敦与QE齐名的女校。

平常除了听她抱怨睡得不好,真的很难把平常活泼开朗的她和忧郁症患者联系起来。

不由想起另一个女生,她是英国白人。 在课堂上的时候,就是话特别多, 声音也特别大,笑起来前附后仰的,一年到头就穿很短很短的西装短裤,坐下来刚好被衬衫盖没。慢慢知道她曾经休学一年。休学的原因却是不敢问的,属于个人隐私嘛。渐渐地,她缺的课多起来,我只好写邮件去提醒她。她的回复邮件也很快到了, 她说她有很严重的忧郁症,有自杀倾向,曾经入院治疗,所以才会晚一年上大学。她还在治疗当中,所以会缺课。 这封邮件不仅是发给我的,也拷贝给我的上司,她的系主任及相关人员。 我还庆幸没有对她太严厉,自此以后,对她更是格外客气。她还是缺课,中间有一次来上课,看她困得快要睡着了, 她说是因为过敏,医生给了一种很强的息斯敏类药物,她整个人就昏昏沉沉的,终于还是在课堂上睡过去了。那个学期,她缺了很多课,但在课外她还是自学,所以最后的成绩倒也不是最坏。

当一个肌肉发达,性情活泼的大三男生告诉我,他曾经因病休学一年,我禁不住问他,“为什么”?他告诉我在大二的时候因为成绩不好和其他一些原因,他得了焦虑症。他也是私立中学出来的孩子,全A的成绩入的大学,到了大学发现老师的教学方法跟中学完全不同,再也找不到当初尖子生的感觉了。到底为什么要上大学,上了大学前途又会如何。一时间,天地茫茫……大三毕业在即,他觉得这个大学上得很不值得。跟他有一样想法的大学生不在少数。

抑郁成疾,焦虑也成疾;大学生还有其他的“特殊需求”。

这个大学的期末考试很传统,一考就是3个小时。眼看男生A着考试就要挂了,我都暗暗着急。他倒镇定,“我考试可以多25%的时间,每个小时都可以休息10分钟。”我不解地问为什么。他回答,“我有特殊需求 —— 我有ADHD !” 看着这个在学习之余开公司,爬珠峰,跳街舞的帅小伙,我怎么也没有办法和“特殊教育需求”联系起来。真的吗?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考试通过的机会大一点了。

后来,发现不但帅哥有“小病”, 而且这个美女有“读写障碍”, 那个美女也是ADHD, 加在一起的比例还不低呢。

一方面,我觉得英国的高校招生很公正,没有歧视“非正常”的学生, 无论是招生还是教学期间,努力做到一视同仁,在一定程度上,还给予他们照顾。

可另一方面, 我又隐隐地觉得,有些学生太聪明了,把“特殊需求”当挡箭牌。

这些都是和大脑有关的病,按中国古话说是“心病”;但要治疗这些“心病”, 可就不光光需要“心药”了。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大学生--病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