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保:老钟的饼和老黄的芽菜鸡

IMG_2079.JPG

IMG_2024.JPG

IMG_2019.JPG

IMG_2022.JPG
从KL开车去槟城,会经过怡保。Google地图中Ipoh的字眼加了黑,无声地在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地方。依稀记得某国际名人是从怡保出去的。
我们上午出发,搞笑的GPS不给力,我们在繁忙的KL公路上转圈子,这个城市在热气腾腾地扩张,长高。开了大约1个多小时,热带雨林终于取代了水泥森林,红色的土地,红色的河流。渐渐的,高速公路蜿蜒起来,我们在山间穿行,路牌显示“金麦伦高地”不过数公里之遥。 乌云聚集,不时就下起雨来,给火热的老车和车里的游人降了温。两边的山越发陡立,山上的树青翠些了, 不再是反反复复的棕榈树了。大约3小时后,看见前方的山壁上出现Ipoh的字眼,我们便离开大路进城。
老车缓缓过了桥,进了城,一座不甚起眼的山中老城。一排排骑楼出现,刷成不同的颜色,但应该不是为游客而专门粉刷装饰的。已过午时,我们靠边停车,下车定睛看,是家当铺--招牌上写明是有证经营。脸红耳赤汗流满面的四个人站在骑楼的走廊上不辨南北。没有什么行人,对面一家是布料店,还有一家五金店,印着店名的大竹帘放到柜台高低,有个穿校服的女生在帮忙看店。当铺的隔壁却不是家商店, 门口坐着一个华人大叔。MR上前打招呼问怎么停车,去哪里吃饭。大叔说了两遍,MR却听不懂;我听懂了, 他的中文很快,但同MR他们家说的大马腔华文又不同,他说的是“去吃芽菜鸡”!

“对对,走过两条街,去老黄家。每天都有KL来的游客坐着大巴车来吃!

我领着孩子过大太阳下的马路,又走进另一栋骑楼的走廊下,呀, 有一家饼铺,一屋子各式各样的糕饼,后堂是工作室,好几个人在干活,案板上有面料,豆沙,咸蛋黄等等。太让喜欢吃甜点的我们兴奋了。光头的老板戴着眼镜在柜台后笑眯眯地问要买些什么, 给我们推荐有12个咸蛋黄的超级大月饼,我和MR咽了咽口水说吃了芽菜鸡再来。

拐过去另一条街,就看见‘老黄芽菜鸡’的招牌了。这是饭店吗?没有看见门, 也没有看见窗,越过坐在廊下那几桌食客,只看见几个穿着工作服的伙计在努力切鸡,他们的头低着,碗盘堆得高高的。我们往里走,有张桌子空着,可还没有收拾。旁边的3张大桌子空着,看来是问大巴游客准备的。墙上装了电扇,还贴着彩色的报纸剪报--“一家店激活一条老街”,详细介绍了‘老黄家’的特色菜:豆芽,白切鸡,鱼丸汤,米线,罗汉果饮。有个老伯过来招呼了,问了一句什么,我没有听懂;这回MR听懂了, “问你喝什么?” “那就罗汉果饮吧”!他们用广东话交流。

不多时,一杯黑棕色加冰的饮料就来了,喝了一口,微甜, 里面还有桂圆。小朋友是喝不惯这种中药味道的,他们只吃里面的冰。看看左邻大叔和右桌夫妻点的菜,我们点了一盘豆芽,半只白切鸡,和一碗米线。白切鸡的味道跟上海的‘小绍兴’挺像的,肉很嫩,但不是很鲜。正吃着呢,大巴游客到了,坐满了预留的桌子, 他们都说广东话。生意真是不错。这一顿吃掉我们26令吉。

吃饱了,就回去取车,自然又走过‘老钟饼店’。小朋友去吹冷气,我们慢慢挑。

“老板,这个好吃吗?” “好吃!”

“那这个呢? ” “也好吃!”

“这家店是我父亲1949年开的。。。。。。。我儿子以前在KL做IT, 现在回来跟我做饼。”

我们在‘老钟家‘ 花了200多令吉,他家的桃酥真的好酥,潮州核桃月饼的味道让我后悔买少了。吃的时候,想起老板说 ‘今年的莲子都涨价了,我家的月饼还是去年的价钱’。当然这都是后话。

我们就这样走了,出去的路不是同一条,车窗外闪过宽阔的学校操场,气派的政府楼。依然觉得这是一座老城,好像很久没被打搅过了,像80年代初的中国小城,电影里60年代的香港。

我们还是对这样一个地方所知甚少。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