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导师的午餐

知道以前的导师要退休是夏天的事了,就想和他见个面喝个茶。可最后约到时间已经是寒风凛凛的冬天了。

这天他到上议院作职业生涯中的最后一场专业演讲,就顺路在我们单位的食堂一起吃了个午饭。我说我们中国人有地主之谊的文化,应该我请他。他要了一盘烤牛肉土豆约克郡布丁,喝食堂送的白水。运气好,居然临窗有两个的位,要知道,这种位子一般是要预定的。

他65岁了,毫不犹豫地退了,一退到底,什么公职虚职都不留恋。

已经开始学考古学,他笑着说,“这么多年第一次要交被评分的作业,真是忐忑不安。写1500字好难。如果是新闻学, 我可以写15000字。如果是文学,我可以写150000字。写1500字真太难了。我也没有时间好好看考古学的课本,但交上去拿个40分总比不交好。”

他还计划做园艺,好好享受他在汉普郡拿间带游泳池的大房子,计划和年初退休的太太去远途旅行,重新开启他的歌唱生涯。

说起他的大房子,我是去过的。博士期间,我去参加学术会议,碰巧在他住的城市。他事前就写邮件邀请我和同行的老公小开去他家吃饭。吃饭那天,他还来会场来等我们。应该是他太太做的饭,典型的“星期天烧烤/Sunday Roast”。我们进门的时候,他特意叫在楼上的女儿下来和我们打招呼。大人吃饭喝酒,几个月大的小开在他家地板上爬来爬去。从玻璃窗看出去,花园里有个大游泳池。

做他的学生之初,我问过他在英国怎么样的师生关系最合适,我说,在中国,大学导师往往和学生的关系很密切。学生可能把老师看成人生的良师益友,老师也可能把学生当成孩子,再顺便叫学生帮着抬个煤气罐。他的回答是一个词: “professional”。

的确,除了约定的谈论文的会议,我们一般不见面。所以三年下来,总共也就十几次吧。做论文期间,他不让我兼任何助研助理的工作,不断提醒我集中精力,尽快写完论文,尽早拿到学位。我原来有两个导师,但中途另一位因故辞职了,所以后期就他带我。但他是业界牛人,所以我一点也不担心。论文很顺利就通过了。

随后的找工作就是很痛苦的事。我四处碰壁的时候,发现他有一个小项目需要助研,厚着脸皮写信去问。他回信说,不好意思,没想到我会有兴趣,已经把工作给别人了。

虽然他居高位,但因为他不是我直接的老板,都用不到他给我写推荐信。

一直没有找到心仪的工作,自己也很不好意思,都不愿意跟他联系了。

直到去年拿到现在这份工作,才觉得对得起老师了。虽说,我当初申请博士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导师姓甚名谁。

导师的语言能力特别强,但社交能力也强。一顿饭吃下来,无论提到谁,他都用褒义词,she’s a great asset, she’s so intelligent, he is very good, he has done so much for the institution.

谈谈过去,说说将来。也提到各自的孩子。真的很高兴。

(总结导师给的锦囊:写文章很重要,和人合作很重要,扩展人脉很重要。)

Advertisements

4 thoughts on “和导师的午餐

  1. 您好,我是英国《华闻周刊》的记者,希望与您取得联系,主要是有关于教育专栏的事宜。不知道怎么联系博主方便?可否发邮件告知您的邮箱地址呢?ru.lin@thechineseweekly.co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