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政客面对面

某天看电视,是讲澳大利亚的大选,又见陆克文。他在讲台上诚恳地说,’我们都要对彼此好一点 (We should be nice to each other)’.

在感慨政坛风云起伏,政客起落之余,倒想起我和陆先生的一面之缘来。

那应该是去年的冬天吧。我们单位的某个团体邀请他来演讲。他已下野赋闲,就欣然答应。又顺路到我们单位来开个非正式会议商讨一下他一月来做演讲的事。

我的老板七拐八绕成了这个会议的支持人。他问我想不想去。我知道陆克文的中文不错,想亲眼见识一下,如果能顺便再问问他学中文的经验体会就更好。 所以,就答应了。

他问完了我去不去之后,又问一个意大利同事。人家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他是谁?政客?绝不去!我讨厌政客,还有那些在伦敦金融城里工作的!"
我这个没有政治立场的女人还是穿了件像样的衣服去了。那天早上,我们十几个人顶层的会议室外等他。 电梯开了,他随着人流走了出来。就一个人,没有陪同,没有保镖。他人不高,脸圆圆的,西装也不见怎么挺刮,手里也没有公文包,仿佛是个从酒店房间下来喝个咖啡的。唯一不同的是他和我们每一个人都握手了。
进了我们的玻璃会议室,他坐长桌首,我老板坐他右手第一个,我是右手第三个。不知是他说话声音小,还是我的大嗓门已经毁掉了我的听力,非得支起耳朵才能听明白他说的话。
寒暄之后,他问我老板,我们单位的最高领导在吗?我老板忙用特别客气的口吻说:"某某领导表示最诚挚的歉意,今天来不了啊"。
克文同志清了清嗓子,说:“这是我一贯的礼仪,到了一个机构,总要问候一下最高领导。”
然后,就开始讨论他来演讲的日期。没有什么好讨论的,很快就决定了。

他然后很自然地说起了他的儿子在北京学中文。说他的朋友都在欧洲。在澳洲他没有朋友,更别说在工党了。

我居然真的有机会问他学中文的体会。他讲两年的寒窗苦读。他也讲了一会儿中文,是挺流利的,但发音远远还比不上大山和“汉语桥”的新秀们。

其实他也是学术出身;学历史的他在某大学当过几年老师,随后就投身政坛了。他好像特别想在中国和西方之间扮演一个中介的角色。可是,“壮志”未酬,就被同党人士逼宫下了台。

会议结束后,他可亲地和大家在会议室合影。给每个人一张名片,烫金的。出了单位的门,又应邀和我们合影(中国人怎么这样喜欢合影呢?)。

然后就上了一辆伦敦最普通的黑色出租车,向我们挥挥手,走了。

那个时候,天阴阴的,初冬的风里夹着雨丝。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未分类

4 thoughts on “与政客面对面

    1. 关于学中文,他的原话好像是"两年像奴隶一样地学习"。我只有一个机会问他这种问题。
      在英国,不管是在台上的政客还是台下的,都不招人待见,他们再不平易可亲就更没人理了。
      政客是政党的代表,临时的。科学,文学,艺术,宗教,都比政治长久。

  1. 想看一看那张合照。以后你写自传,这一章节重要不?
    合影的时候,大家有没有来一个胜利的V手势?
    施老师您真是交际广阔啊。我这乡下人老跟不上您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