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歌剧院

我妈妈是“小资产阶级家庭”的女儿,生在大上海,从小崇洋媚外,听西洋乐,讲老毛子话,虽然被扔到了农村的广阔天地去接受再教育,这么些年,就一直没有从西方那些“没落的,没用的”文艺大坑里爬出来。早早在村里头弄了台录音机,人家听越剧,黄梅戏,邓丽君;她放斯特劳斯的圆舞曲,梗着脖子说,“百听不厌哪!”这几年她常常念叨,“要是能去维也纳的金色大厅听一场音乐会就好了。”

机会来了,不是去金色大厅,是去英国皇家歌剧院!(也差不多是一个级别吧)

那天,我和悟喜 (我的奥地利美女同事 )讨论研究项目,谈到到一半,她说,我们去看歌剧吧。好呀, 我顺便也把我妈妈带去。就在网上找票子,嘿,找到3张31磅的票。 “比我上次买的站票还便宜”,悟喜得意洋洋地说。
“还可以站着看歌剧?”我脑海里浮现出三毛关于她去看歌剧的描写。那不是要穿晚礼服,裘皮大衣,盛装出席的嘛?
“当然可以。站着,你也不会睡着。我在维也纳做学生的时候,就是这样听音乐会的。”

我妈妈听说我买了歌剧票,小小激动起来 ,“穿什么衣服呢? 蛮好把旗袍带来的。这里都没有什么正式的衣服。。。。。。。皮鞋要不要再买一双?”

定了票后的某天, 我和一意大利同事闲聊, 说到要去看歌剧。她问“ 是去看 Simone Boccanegra?” 
“对!对!“
我们居然是同一天去看同一出歌剧!她笑眯眯地说,“你一定要提早45分钟到一个小时到,然后到歌剧院的顶楼,那里的风景迷人极了。你知道我怎么做吗? 买一杯酒,大概是8镑。 一定不要买那里的三明治。三明治就是三明治!他们是把三明治当金条卖了。然后找一个位置坐下来, 打开我在对面快餐店买的盒装寿司。然后,咪一口小酒,吃一块寿司,看一眼周围的风景。要叫做舒坦呀!” 她的拇指和食指并在了一起, 好像已有酒杯在握,或是捏着一小片意大利火腿。

我把这话告诉我妈,她嗤之以鼻,“开玩笑吧!”

不过, 去看歌剧的那天,她穿了条自己做的绛色连衣裙,配上打折买的黑白针织开衫,珍珠项链。“够了吧?”她问我。
“太够了。不然,就过了!”

歌剧是在周一的晚上。下了班和悟喜去Convent 园找逛了半天街的妈妈会合。巧了,迎面走来意大利同事,白色上衣,黑色中裤,手里拎着一塑料袋的—— 日本快餐寿司!!我们很有默契地笑笑而过, “待会儿见!”

我们仨在Convent 园的 M&S超市买了点食物,水果,茶,坐下来慢慢吃。超市的人群明显少了,可外面来往的游客依然不少。
到了歌剧院,按计划上楼;电梯缓缓上升,经过低层的餐厅区, 来到上一层的酒吧(也就是卖三明治的地方)。外面还有天台,放置了藤椅,矮桌,不少人酒杯在握,或吃东西,或聊天。
各买了一杯酒,窄口细脚的杯。来到酒吧区里明亮的“玻璃盒子”。其实,就是一个扶栏,有玻璃的窄台供人放酒杯,外面又加了一层纵向的玻璃,这样酒杯不会掉下去,砸到下面的食客。是个观察众生和周围环境的绝佳地点。(虽然,下面的人看上来, 觉得我们贴在玻璃盒子里。) 两层高的铸铁建筑,完美的拱窗,典型的维多利亚风格,且都刷成了白色,玻璃门窗屋顶,亮堂堂的。平日在这里走过,怎么就没有发现呢?楼下有人吃饭,有人喝酒,有人坐在十几米长的沙发上等朋友来。
“这个老太太穿得很正式。绿色的披肩,绿色的长裙。有气质!”
“看没看见那个?穿的是牛仔裤,运动鞋呢,这也太过分了!”
“我觉得他很可能是游客。他的背包很大呢。”
“那个人,大包小包的,一定是刚下了班。”
“那一对小青年,很讲究嘛。男的西装笔挺,女的晚装飘逸。是不是一个浪漫的约会?”

我看见我的意大利同事了,她坐在沙发上,她的日本寿司呢?吃了吗?她的男性朋友呢?

胡思乱想,口吐胡言,都是酒精闹的吧。倒是轻松。
20130704-214426.jpg

铃声想起,众人纷纷入场。我们的座位在Upper Amphitheatre, 7 楼。座位有点窄,楼梯有点陡,离舞台有点儿院,但还是能看见整个舞台的,还有乐池里的乐队。

看看周围除了几个包厢是空的,基本上是满座。两边的站票区都站了7,8个人。周一的晚上,大家都这么有空哦。

Simone Boccanegra 是威尔第的晚年作品,根据历史故事改编。场景很简单,人物也不复杂。 我从来听不懂收音机里的歌剧。在剧院就能看懂了,因为舞台上方悬着英文字幕。音乐绝对是为剧情任务服务的,提供背景,渲染气氛,过渡衔接,那提琴的拨弦跟二胡的一推一拉,异曲同工。(我哪天去看一场厅堂版的《牡丹亭》吧)

台上爱恨情愁,咿哦吟咏;后座有人花粉热,不停醒鼻子。电话铃也响了几声,(哪个家伙手脚这么慢,还不快掐了?)

我妈妈看不懂这么多英文,但是一直认真地坐着。

中场休息的时候,吧台上摆满了观众预定的食物和酒水。杯子下压着收据,观众根据收据,拿预定的食物。也不会拿错? 

我们拿了免费的水,走上天台,悟喜掐了几片歌剧院自己种的薄荷叶子放进水里。凉意更深。有的观众在吃自己带来的三明治,有的又在喝酒。咦,那不是我的意大利同事,正在吃她的寿司?!

演出的铃声再次响起,观众回到座位。我不禁想到:在英国,看歌剧也不是一件了不得的事,不比听摇滚乐流行乐高贵。其实就是件丰俭由人的消遣。口袋深的,自可以坐包厢,喝香槟,穿晚礼服。口袋不够深的,也可大大方方带着三明治,穿着上班服,来和音乐吟诵相约。

在英国夏日微凉的傍晚,知交相约,妙乐相伴,真享受。
20130704-214404.jpg

Advertisements

4 thoughts on “上歌剧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