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两次辞职

我的职场经历很简单,时至今日,总共才辞过两次职。第一次在2001年的中国,第二次就是不久前(在英国)。

2001年春天,我和A学校的合同就要到期,在以前老师的推荐下,我去了学校B试讲,结果对方挺满意的,马上说要我了。于是我就给A校长写了一封辞职信。我不是很善于面对面交流的人,觉得写信跟能把事情说清楚。信里我感谢了学校对我的‘培养’,说明我不再续约。 找个校长办公室没有人的时候,悄悄地把信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后来校长看了信之后,只问了我一句 ‘你要走了‘ ,我尴尬地点点头。他然后又说,下家可要敲敲定哦。’

几天后的傍晚,我刚到家,妈妈就说,B学校来电话了, 说不能再要你了。 说你为了辞职跟A单位的领导吵架,影响了兄弟学校的感情。这完全就是没有影子的事,我被砸得又惊又痛。我打电话过去问,也没人理我。

当时的我,默默哭了一场,下定决心,开始准备出国留学。一向不同意我出国的父母也终于松口了。

后来听说,A单位的领导和B学校的领导是麻将搭子,周末经常和教育局的领导们一起学习‘108号文件’,在牌桌上提了提我换工作的事。到底是A校长不愿我走, 还是B校长不敢要我,到今天我也不知道

到了9月,我出国的事情基本都弄好了,就去原单位办辞职的事情。因为我没有续签合同,无非就是把个人档案从学校拿出来,然后放到人才交流中心的事。 我查了以前的日记, 是这样写的:

04/09/01. 去办辞职。先到学校填表格,再去教育局人事科。 那个女官员认为我的辞职信过于简单,要我再写几句。 胡人事(学校的人事干部)说, ‘你就写不合适教育事业’。 我说, ‘我合适的’。 思索了一会儿, 便落笔写道:‘本人欲进一步深造, 深感工作学习不能两全。特申请辞职。’

出了教育局,胡人事说,‘你吃了饭再来拿’。

在去教育局前,我问胡人事我的工资应拿到几时。 他说我七月没有来工作,就没有工资。 我说不能因为我有事,不能参加学生的毕业典礼, 就扣去我整整一个月的工资呀。他说你去问校长。

问便问。 到对面的校长办公室,看见校长在和别人说话。招了招手,他出来了, 倒是和颜悦色的,要我坐下来谈。听后,问还有别的吗。 答没有了。 他就跟胡人事说七月份的工资还是应该发的。人事的脸有点挂不住,喃喃地说,既然校长同意了,那便按校长的意思办。

午饭后,又到学校, 上下找胡人事。 见到他, 他拿出封好的档案。 我拿出在路上买的一包香烟。 他正颜推辞了一下,还是收下了。

05/09/01

再去学校, 拿钱。倒是都补给我了。 还靠昨天的一包烟。‘

我出国的事情当时只有两个同事知道,我也请她们替我保密。悄悄地离开,不惊动那些不相干的人。

今年的六月,我终于 ‘面霸’ 翻身,在伦敦拿到一份新的工作,而且希望我九月份就去上班。按照我和原单位的合同,我需要提前3个月把书面辞职信交给人事部门。 新老板一个劲地让我快点辞职,可是新单位的人事部门又拖又慢,等了两个星期才来一封书面的offer. 拿到这封信后,我赶快把早就写好的辞职信交给大主管,她看了一眼,说‘好样的/well-done! 祝贺你‘。我问她,可不可以让我8月底就离开。 她讲,没问题。她接着问,’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办公室的同事呢?‘ 我一向不喜欢高调,就说, ‘我也不知道。要不,我慢慢地跟大家说吧’。

没过几天,这个大嗓门主管过来跟我商量我剩下的假期, 说你最后一天是哪天什么什么的。这时,同事Pam 转过头来说,‘等等等等,我错过什么了吗?’ 我只好涨红了脸跟大家宣布,我要去伦敦工作了。

同事甲说,‘太棒了。太为你高兴了’!同事乙说, ‘你能不能把我装到你的公文包里,一起带到伦敦去?“

Pam 非常热心,马上要为我组织一顿离别午餐,问我喜欢吃什么。我很少出去吃饭,对饭店也不熟,就在同事们给的三家饭店里选了一家不贵的墨西哥餐厅。我也不好意思让同事们破费太多,大家工资都不高嘛。于是,她立马群发邮件。第一封写道‘让我们庆祝一下。小施辞职了!’。 大伙儿都笑了,于是她红着脸,又发了第二封邮件, ‘小施找到了新工作。我们庆祝一下吧’。

上班的最后一天,我去Waitrose 买了上好的蛋糕。到了单位,桌子上又有一束鲜花。 离别午餐会,来了10几个同事,坚持不要我付钱。他们还凑份子给我买了一个Cathy Kidston 的电脑包,一个同花色的眼镜盒。卡片上有很多同事的美言和祝福。有个同事没有吃饭,但还特意来送一束花给我。我真的很感动。

离开的时候,和每个人拥抱。这个单位也许不是最合适我职业发展的地方,但是同事真的都很好,很professional。 4 年里,没有谁为难过我,我也学到了不少。

山高水长,我们各自珍重!

Advertisements

4 thoughts on “我的两次辞职

  1. 这是集体主义的凌迟?握权的大人物,可怕。羽毛当令箭,嘴脸更可恶。不管男女、老少,及早被逼学会烟酒烟酒,悲哀。
    施乐遥,我还很庆幸自己的地方未到这个程度,吃的还属大case,没到一包烟那么庶民。或许迟点就会了,谁知?

    1. 可怜我小小年纪就要做这样自己都觉得非常羞耻的事。有的人的嘴脸要在关键时刻才显现。

      但我感谢这样的机遇,不然,我也不会是今天的自己。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