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上午茶

周五早上,我在园艺中心 (Garden Centre) 等温迪老师。下了这么多天的雨,天终于晴了,万里晴空,瓦蓝瓦蓝的,不由得人要‘哇’一声,觉得阳光明亮,周遭清明。园艺中心的走廊上吊满了花篮,色彩艳丽,细长的蔓条随风起舞。 走廊的另一端是园艺中心的花园餐厅,一朵朵阳光伞已经撑起,人们或在伞下喝茶吃饭,或看书,这是英国最好的时节。

上次在园艺中心买花,巧遇两年不见的温迪教授。她曾经是研究生院的主管,热情爽朗,带着我们这些研究学生搞过不少活动,不时请学生及家属去参加她的婚礼(第三次),生日聚会,退休酒会等等。她还帮我非常细致地改过求职简历。 我看她清减了不少,就问,你好吗?她明显迟疑了一下,然后告诉我,她得了癌症,第一次手术出了问题,又动了一次手术。现在刚刚结束9个月的疗程,准备卖了房子,搬到北部去。我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去年还请一大群学生同事去参加她的65岁生日聚会,才刚刚拿到退休。不由想到我的前同事芭芭拉,生老病苦,命运无常。

因为她家就在这家园艺中心的对面,所以就约她在这里喝茶。等了一会儿,她来了, 开口就道歉说因为卖房子的事所以晚到了。 我为她带了一本‘太极拳’的书,和一束黄紫相间的鲜花。她说这束花很配她,因为这是瑞典的颜色。我一直不知道她原来有4分之一的瑞典血统。

她给我买了一壶茶,给自己一杯咖啡。开始说她这九个月来的“抗癌”经历,碰到的好医生和‘不好’医生,一个傲慢的护士如何让她‘痛不欲生’,在好医院与底层医院的不同待遇。她自己的研究方向就是健康体系中的医患双方的心理学研究,有同事建议她把自己的经历写成文章,她拒绝了,因为,太痛苦了(too painful)。

也有好玩的事情,当医生向她建议手术时,她说:"不用说太多。你的根据是什么?请把你采用的研究文献给我看"。看了文献之后,她对医生说,"这篇东西的研究方法有问题"!!!她可以算是"极品"病人了吧?

大多数的时候,是她讲,我听。她的家庭,她的女儿,她的研究, 她的新家。在北方,她要开整出一块她童年记忆里草甸子(meadow),野花摇曳,蜂蝶翩飞。

meadow1
meadow 2

我去之前以为是我借她一双耳朵,听她诉苦,以我所能,给她安慰。可事实上,这是两个知识女性对于疾病,体系,家人关系和职业选择的一次长谈。。。。。。

茶过三巡,味道渐淡,她的咖啡还没有喝完。 我们已经聊了四个小时了,是时候说再见了。

我送她,一边走,她一边说, 她最大的乐趣就是开聚会,请朋友到家里来吃饭。在她最痛苦的时候,躺在床上不能动,腹腔有个大伤口, 手臂上挂着营养液,她就想象她会如何安排下一场的聚会,桌子该怎么摆,要请谁来,要煮什么菜。一点一点,她的眼前出现了一场盛宴。。。

“我离开这个地方前,会在我的房子里开一个告别和致谢会,我请你来”。

“好的, 我很期待。。。”

Advertisements

4 thoughts on “星期五上午茶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