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多

“妈妈,给我买一个冰激凌”
“天气这么冷,不要吃了吧, 会肚子痛的”。
“妈妈, 现在是六月了, 是夏天了。给我买一个冰激凌吧。”
霞看着女儿娇嫩的小脸露出可怜兮兮的讨好样,不由就心软了。 “好吧, 要哪一个?
女儿的目光在商店里的冰柜玻璃上寻来寻去,终于下定了决心,”要这个!”
“喔, 这个Cornetto , 这个妈妈以前也吃过,我们叫它‘可爱多’。
“可爱多?可爱多是什么意思呢?”

霞想起曾经有个男孩子送给她一个‘可爱多’。
那是个夏天傍晚,20岁出头的她在学校办公室里加班。斌走进来了,手里还拿着个塑料袋。霞有点吃惊,没有想到斌会来看她,她尽力表现地波澜不惊。斌打开塑料袋,里面却是一支可爱多。“吃吧,给你买的。 我吃过了”, 斌说。
霞只好接过了可爱多,一口一口地啃着。目光投向窗外的操场,心里很纳闷斌是怎么进来的。难道门房的大叔不在吗?他是怎么告诉门房大叔的? 有没有别的同事看见他?
可爱多啃完了,霞心里的郁闷反而更深了。
斌笑眯眯地说, ‘这个星期六晚上放烟花。要不要一起去江边看看?”
‘我再想想吧’。

那时,霞对于爱情有很多的想象,可是斌的出现却是意外的意外。
她刚刚忙完一个费力费神的活动,她的同事老胡对她说,“如果有个男孩来找你,请你去看电影。你不要马上拒绝哦,就当出去散散心,放松放松”。
霞一个外地姑娘在A市工作,老胡在工作生活上给了她很多帮助,简直是她的半个教母。霞同意了,不过是一个任务。
几天之后的一个下午,有个男孩子来找她。他自我介绍,“我叫斌,以前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胡老师教过我”。
霞问他,“ 我不认识你。 你怎么认识我的?”
斌回答说,“校庆那天我看见你了”。
校庆?霞不记得见过他。那天她像没头的苍蝇一样转来转去,那么多人,怎么就让他看见了呢?
“我可以请你看电影吗?”
霞记得老胡的话,点了点头。
斌高兴地笑了。西下的夕阳照着他的脸发亮。

去看电影的那天,霞努力把自己打扮得土里吧唧的。格子的长衬衫,过时的牛仔裤,皮鞋也还是旧的。
看完一部不知所云的电影,霞只记得斌好几次说, ‘我笑不动’。 笑不动是什么意思?没有力气笑了,笑得没有力气了?他这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过了一段日子,霞才明白那天他是高兴的。就当霞觉得完成了任务,斌却认真起来。 早上她正准备出门上班,斌的电话来了,‘今天要下雨,记得带伞’。
‘哦,谢谢’。霞心想,我一个人照顾自己这么久了,还不知道出门前听天气预报,下雨要带伞?他肯定是从港剧里学来的吧。

霞还是和斌一起去看烟花了。反正一个人待着也是待着。
看烟花的人几乎把江边的路都挤满了,到处闹哄哄的。斌提着一个纸袋子,他说里面是他的日记本,他到哪儿都带着他的日记本。
走走停停。霞走在前头,一回头看见斌在买一支玫瑰花。赶紧装着没看见,赶紧向前走。不免满心担忧,要是他真的表白了该怎么办呢?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了。
烟花灿烂之后,人群渐渐散去。
斌说, “我想送你一样东西”。
霞的心揪了起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斌朝他的袋子里一看,脸色却先变了。他手里是一枝光秃秃的玫瑰,花瓣都被人群挤掉了。
霞一下子高兴起来,“哈,你要送我这个呀。 你真幽默”。

回了家之后,霞一夜难眠。如果他不表白,她还可以把他当成一个普通朋友。他要是表白了,却连普遍朋友都做不了了。
夏夜又潮湿又闷热。和霞的心情一样。

斌还是明白了她的意思。
秋天的时候,他送了她一件生日礼物,是一个音乐盒,里面画着一颗心,一支箭而过。他在信里说, ‘这支箭,射中了我。没有射中你’.
霞心里也不是滋味,转手就把这个音乐盒送给了一个小女生。

霞给女儿擦干净嘴角, 对女儿说, “可爱多,就是你很可爱,你的可爱很多。 或者是, 可以爱得多一点。对别人好一点点”。

Advertisements

6 thoughts on “可爱多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