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芭拉,你一路走好

今天去以前读书的大学办公室,看到她空了很久的桌子上放了一束橘红的郁金香,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我问另一个同事,只是开了个头,她就幽幽地点了点头说, ‘是昨天’。

我们都沉默了。

这个消息并不突然,自从4年前我们知道芭芭拉被诊断出卵巢癌,我们就知道她的生命被强行画上了句号。与乳腺癌不同,卵巢癌更凶猛可怕,被死神盯上了,逃脱不得。有另一个系的女教授也得卵巢癌了,也是在4,5 年间就离世了。可是,真的得知,自己曾经共事,曾经一起开怀大笑的一个朋友走了,心里很是不一样的沉重和酸涩。

我读书的时候,她已经是讲师。在我们的开放式的大办公室里,她的桌子和我的隔了一条走廊。 也不知从何时开始,我总是靠在她办公桌的隔板上跟她聊天,笑谈。她是德国人,却热情爽朗,一如她一蓬如火的红发。她的笑声有感染力。她爱和我说她的女儿,那个叫菲比的安琪儿。 我生完女儿的时候, 她和女儿开车从Luton 来看我们,还带来了礼物。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她推荐的。

她是个充满生命力的女人。女性主义者,和她的伴侣一同生活了10几年并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却不相信一纸婚书。她厌恶好莱坞,痛恨芭比娃娃,不让她女儿只穿粉红的衣服。她的衣着也是风格鲜明,大绿大紫大蓝,绝对不是英国工作女性常见的黑蓝灰。

这么一个爽朗美丽的人,怎么是这样的命运呢?

得知她的检查结果的那天下午,她还给我发了一个Email,告诉我她的病情。从那开始,她就开始各种各样的化疗理疗。一年过去了,她又回来上班了,因为癌细胞被清除了。那时的她,由于药物胖了一点,可是依然精神奕奕,开玩笑说在家里试各种各样的假发,接下来要减肥。 和女儿一起去看了北极光。08年夏天她邀请很多同事去Luton参加一个慈善晚会,感谢亲朋的支持,也为当地的一个慈善机构募捐。如今想来,那是一个极其美好的夜晚。有音乐,有欢声,有笑语。可是,接下来,却是坏消息。癌细胞又出现了。从此,我没有再见过她。

虽然我时时想到她,牵挂她的病情,我却没有打过电话给她,没有去看过她。我不知我拙劣的英语能否表达我的关心,而不被理解为怜悯。我不知道如何劝慰她;聪明独立如她,是不需要别人空洞的宽慰。我不知道我的电话会不会影响她的休息。我只是在过年过节的时候给她写卡片,告诉她我的一些近况,孩子的趣事。

慢慢的,除了另一个德国同事,她断绝了和系里所有的联系。我们也只有从那个同事那里知道一点,总是越来越不好的消息。

人生苦短。芭芭拉,你是个好人,你一路走好。祝你的女儿幸福坚强。我会想念你的。

Barbara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芭芭拉,你一路走好

  1. Pingback引用通告: 星期五上午茶 | 施乐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