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澍得奖,故园成梦

中国美院香山二期(image from web)

最早知道他得2012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奖,是通过勺子的微博。当时我还想叫勺子上几张王澍的作品照片。

后来一看,他的作品我不但早几年在中文报上见过(好像南方周末有过介绍),而且他的好几个主要作品就是造在我的故乡– 宁波。

广场后的宁波博物馆

2年前带小开回老家, 他和爸爸在新区政府广场前放风筝,后面就是宁波博物馆。一群又一群的小学生排队参观。我当时就知道它外墙是由周围拆掉的村庄的旧瓦片建起来的。而我自己童年生活过的村子被拆掉也有3年了。看着那密密麻麻的瓦片,想到我再也回不去的老房子。我没有勇气走进那个博物馆,唯有远远得看,快快地离开。

宁波博物馆 (image from web)

从我90年离开宁波去上海,每一次回老家,每一次都目睹变化。田野和村庄渐渐消逝,取而代之的千篇一律的高楼,大路。每次坐在回家的车上, 我都惶恐,不知道又要失去哪些我所熟悉的东西。

如今我的父母住在镇上,六层的公寓楼中的一套。邻居也都是周围被拆迁的农民。不知是谁在楼底下放了一张旧沙发,几个老太太天天在那儿“讲大道”。楼和楼的距离很近,我家窗口可以看见对面邻居的客厅布置。一个邻居,在两栋楼连接的水泥平顶上,种上了菜和花,还装了自动灌溉系统。可是妈妈讲,水泥地冷起来冻死,晒起来热死,一年到头,植物还是死得多。

那次回家,我去镇上转转,试图寻找记忆中的碎片。唉,一座新旧夹缝中的江南小镇。旧的破落不堪,新的不伦不类。

无题
破墙
回不去了

我曾经的家园就在离这座桥几里的地方。隔桥遥望,迷茫而不得见。原先的千年良田,如今却是个垃圾场。

瓦墙

老家的瓦墙虽歪歪斜斜,可上面曾有仙人掌一丛,春末绽放娇嫩的黄花。也有金银花和鸟萝爬满墙,夏天傍晚,散发幽香。 从墙头看去,水田如镜,远山如黛。

我哪一天会有勇气去摸一摸宁波博物馆的那面瓦墙呢?它的每一块瓦都是从像我家那样的老房子上拆下来,又和成千上万的老房子的遗骨融合在一起。这样一堵墙,在说什么?在世间,标榜什么?还是在无声地唱一首故园零落成梦的悲歌?

Advertisements

4 thoughts on “王澍得奖,故园成梦

    1. 他的作品应该不会被拆了,官方拿来当面子工程还来不及呢。从某种角度讲,他的得奖象一场"倾城之恋",一个"拆那"的时代成就了世界级的建筑师,千百座消失的城镇造就了时代的地标。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