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英10年之室友篇

贴一篇旧文:原链接

GP是指Grosvenor Place, M城有名的学生公寓.由于它出入便捷,租金低廉,设施齐全,一向是学生的首选.幸运的我,便在GP度过了M大求学的一年.

如今,最难忘的是那些曾经相处一载的室友们.还清晰地记得我刚到的情形.对门的莎莎听见动静,兴奋地打开房门,问"新来的吧?"左邻的屠屠和右舍的翠翠则探出头来问我姓什么叫什么.

‘我们这里每个人都有个昵称。 我姓屠,他们就叫我屠屠。 是学经济和会计 的’。

‘是屠娇娇’, 莎莎在旁插嘴。
‘我是 学 LLM 的’。莎莎的右邻自我介绍。
‘叫她 翠翠 好了’。莎莎又插嘴。
‘去你的。 叫我Ranny 吧’。 甜甜的 笑。
‘叫你什么?算了, 就叫 施施 吧!’
好, 从那以后, 我在GP,代号‘施施’, 和 长沙来的 ‘莎莎‘ (学经济), 镇江来的屠屠, 上海来的 ‘翠翠’ (律师), 和Jojo (计算机), 开始了单调而又不失快乐的异国求学的 生活。

1。‘莎莎’
莎莎最大的爱好是吃饭,说话,看碟,和减肥。 她 做饭一级棒,刀功一流。她切的土豆丝, 萝卜丝,让人叹服。 常见她一个人三更四更在厨房忙乎,不一会儿,诱人的香味便 传到各人的房间,惹得深夜苦读的我们好不心乱。

她声音清脆,英语口语又好,吃饭的时候,都是她的声音,讲着笑话,评着电影。要是兴致好,就和马来姐姐,法国妹妹,侃大山。 她美音纯正,让我们只有闭嘴的份。她是我们当中最有国外生活的经验(来英国前在芬兰呆了3年),所以与鬼子们相处很融洽。而且,她很能溶入英国这个社会,喜欢参加各种party,尤其是舞会。

如果你见她拿着饭菜,匆匆向自己房间走,那大多她是去看牒。 这个‘超级碟王’,从国内就大概带了四五十套碟, 包括一整套 ‘情深深雨朦朦’。

这个家伙,是个典型的夜猫子,晚上看碟片可以看通宵,往往是凌晨才睡。有时候,别人都起床了,她还没有睡过觉。所以,我们一个flat的人都晓得,上午永远都不要叫莎莎的门。不过,这家伙有一个优点,就是再晚睡觉都没有黑眼圈,惹得我们很眼红。

她最大的敌人斯卡路里。其实她不胖,只是杨贵妃生错了年代,被逼着去做赵飞燕。若是我们在厨房三天见不到她,她的电冰箱里只剩香瓜和酸奶,我们大致明白她又开始减肥了。可她的房间永远多都有最多的零食,国内带来的,中国超市买的。她的垃圾桶里常见哈根达斯的包装盒。她最经典的经济理论是发现英国的哈根达斯比国内的便宜。每吃一个,便省多少多少元。而她一个晚上通常是可以干掉一筒的。

莎莎绝对有长沙人的爽朗风范。如果她要是看不惯的人和事物,她永远都是直言不讳的。她一讲电话,那个大嗓门,隔壁的翠翠不用竖起耳朵都能听到个大概。她特爱国。最感冒那个台湾姐姐说‘我们台湾,你们中国’。笑话人家连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连‘舅舅叔叔’也不分清楚。世界杯上,中国队输了球,被法国室友笑话了几句,她就几天不跟人家说话。

2。 屠屠
她是个典型的书虫。 超干净的房间跟隔壁的莎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屠屠是第一个入住我们flat的中国女生,是她首先教会我们如何和老外‘平安共处’的。当然她安静的性格也是沙沙的对照,她深居简出,能见到她的早上只有周二,因为她那天有早课。只见到她做午饭,因为她是不吃晚饭的,而以一个酸奶和若干零食代之。问她在房间里干什么,她一扶眼镜,嘿嘿一笑,说网上看中文小说。我是不信的,她所在的系,全英排名第一,学业之重,不是吹的。GP的隔音不好,每周日下午,我们可以听到她用镇江话跟她父母聊天。
 
3。 翠翠
翠翠也是从上海来的,读LLM (她的同学解释为‘老流氓’), 看不出律师的精明刁钻(她有大智慧),她的‘糊涂迷糊’倒成了‘人人皆知的秘密’。

一年间,有N 人次从厨房或厕所捡到她的钥匙。常苦着脸对我们说, ‘我又被图书馆罚了。 又忘了还书了 。好痛呀!’ 也常见她娇小的身影毫不淑女地飞奔在 M城的Oxford Road;原因很简单,睡过头了,上课迟到了。 她去欧洲旅行,我们接到她的email 说她在巴黎掉了相机。 圣诞去血拼,她的钱包不翼而飞。去机场送游人,再次送走了她的荷包。

翠翠又以她的厨艺出名,煎黑的鸡蛋,烧焦的猪肉。每次律师团聚餐,她就带一个烤得不成形的蛋糕,一锅白饭或若干新鲜蔬菜去。更有甚者,只是一双筷子加一只碗穿梭于GP之间,她同学笑她“一双筷子吃遍GP”。 有一次,她请一荷兰友人吃饭,做了一个咖喱土豆。 不幸得很,土豆外面烧焦了,里面还没有熟。她就加点水再煮, 土豆散成了泥,黑黄两色,卖相不大好, 咖喱味又夹着焦味。正当那国际友人吃不下,吐不出之时,被我们的法国室友见到了。查其形,闻其味,那法国mm 惊叹不已。 从此, ‘Curry Potato’ 差点成了她的第二别名。

她也是只夜猫子,常见她中午时分,还睡眼朦胧 ,风情万种的样子。问她几点睡的,她倒也老实,回答是早上四点。问她在忙什么,回答,上网聊天。 她也有用功的时候。 临近考试,便见她全神贯注,背诵条文。从厕所到厨房,卷不离手。 而且猜题极准, 可以以一博一。成绩下来,全部通过,还有优良。这工夫,谁人不服?

律师团的一家子,加上印度的,丹麦的,西班牙的,开朗的翠翠永远有最多的朋友。

4。 Jojo
Jojo 是很乖的。 她住在我的隔壁。她一天是吃三顿饭的,从不半夜起来做饭的,在她后面是没有皮夹或钥匙可以捡的。 她虚心请教烹饪技术, 不久就会做法国的巧克力蛋糕和中式红豆糕了。Jojo的典型形象就是拿着她那个上海带来的小钢精锅,煮一锅鸡汤或者银耳汤,还时不时地招呼我们大家一起吃。

她时刻怀念上海。吃着西洋饭,常常感慨地说,‘施施啊,格搭(这里)又啥好?!回了上海,俄要请侬吃饭!’ 或者,‘上海多少好啦!’ 。她的电脑屏保就是浦江夜景。

由于她的专业,她同时是我们的技术支持。 不少听见莎莎啪啪地敲着她的门说,‘Jojo,Jojo,快帮帮忙吧!我的手提又出门题了!’。而Jojo每次都手到病除。Jojo最喜欢从网上下载各种程序或软件,电影或MP3,有一次由于她下载的流量超过限量,被学校另外要求补交了2/30镑,她可心疼了。不久,我们就发现她在她的电脑上贴了一张纸条,‘永不下载电影!!’ 后来,听说晚上12点以后下载东东不计流量的,这家伙就通宵达旦的下载电影,再转发给我们,可便宜了我们。

她总是很心疼花了父母的钱。 她是我们当中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去打工的。 攒了钱, 买巧克力,让回国的同学带给她的外婆。 吃完了饭, 永远不被电视节目而诱惑, 回到自己的房间编程到天亮。

**
我们五个中国女孩子, 一起做饭, 购物,打扫厨房, 相互照顾。 时间就这样轻轻走过了一年。 匆忙地连好好告别的时间都没有, 便各自东西了。只是青春与友谊的记忆历久弥新,在英国的天空下,在GP 的小屋之间。 我的朋友们, 祝你们一切都好!

**
初稿: 2003年夏。
再稿: 2006 年春 (感谢翠翠的修改指正)。
P.S. 谢谢翠翠加的后记, 把偶写得太好了, 我就收藏了。 还是叫你翠翠,在网络上比较安全。 你还有那张我们大家的合影吗? 沃不知道把它save 在哪里了。 :-(
P.S.S。 莎莎和屠屠,一离开M城,没有联系了。Jojo回了上海,又是“白骨精”,又是“贤妻(良母)”,小日子过得很美。 翠翠现在澳洲打拼,很快会是注册律师了,太厉害了。而且,厨艺大飞跃,居然会自己做包子了。她在微薄上讲,已经彻底超越了‘curry potato’的水平。 她的夫君好有福气哦。

Advertisements

6 thoughts on “旅英10年之室友篇

  1. 你们那时候那么多谈得来的女生在一起,肯定有好多回忆的。想当年我来西班牙留学的时候,除了我可是一个中国留学生都看不到的,孤单得不得了。
    好想看看翠翠笔下的施施,呵呵。

  2. 这样几个女生,算是很好的,可惜我见到的中国人有一半都是比较计较的,也可以理解,国外消费高,大家就住在一起容易掐。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