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做外人

亲爱的朋友给我发了一篇加拿大学者写的随笔。它的中心思想大致为:在异国多年,由于语言和文化的差异,常常自感格格不入,有 ‘人在异乡为异客’之感。就算去国多年,梦里还是那个故乡。

思乡之情,人之常情。念旧是一种情怀,也是一种心理。有些人生性敏感,因而念旧,念想的不单是故乡的水,故乡的云,往往是那些于此有关的人。 不能回到从前,故而怀念。那只没有牵到的手,那封没有寄出的信,那句没有说出的话,是我们怀念的原因。冰心说她梦中的家,不在北京,不在美国,而是童年在福建的谢家大院。她知道她回不去了。回去也只剩空宅,故人不在。我的故乡是回不去了,消亡在城市化的巨轮下。倒是在异国还可以天天亲近田野小河,杂草繁花。我的第二故乡也回不去了,行走在那个大城市,都是陌生的气息。

要不是缘于对当下的不满。隔了时光的镜片,过往只剩下美好温馨的画面,被放大,净化,美化。说得好听,那是我们流连往昔,怀念美好。不好听就是我们一旦在现实中受挫,就意淫过去,故乡,故人,故国。

这一二百年来,‘离开’ 可以是很多中国人的注脚。我的外祖父出生明州,逝于上海。我妈妈出生在上海,大半生却在乡下度过。我生活过的地方就更多了。 我的同学们离开了小村,小镇,到了大城市,就是出了国。我和我妈妈的不同在于,她没有选择,而我有。

到了一个新的地方,感觉到文化习惯的不同,很正常。喝惯了热茶,一下子怎么能天天喝冰水呢?但如果10年下来,还觉得自己格格不入,那就要检视自己, 有没有努力去理解新的文化,交新的朋友,是不是要求太高,还是怀旧太频繁。你上学时,你时时刻刻觉得自己是这个班级,这个学校的一员吗。你上班时,你时刻感觉你是属于某个圈子,派别,团队,集团吗?我们现在身边的本土同事,他们都认为他们是归属于一个特定的人群吗? 内人(insider) 和外人 (outsider)的牌子在多大程度上是我们自己贴的,抑或是别人给我们发的?

不必奢望自己的语言可以像当地人一样;外语学得再好,也极少达到母语的程度。(你是语言天才,那又是另一说) 只有不停地学习,慢慢地来。不要把听不懂几句笑话看成一件天大的事。很多东北人也听不懂周立波讲的笑话。不是东北人的我,也不明白本山大叔的段子为什么好笑。

到了一个新的地方,就有了新的机会。可以学习新的知识,吃新的事物,看新的美景,交新的朋友。没有亲口尝过,怎么知道臭豆腐和蓝色奶酪的不同?人与人的交往,一小部分是靠语言,很多是靠行动。真正的朋友是价值观相近的一群人。

很多年来,我主动把自己当作一个外人,用一个外人的眼光看别人的言与行。看其中的可取之处,不足之处。也从别人的角度看自己的问题。

在英国,我可以有自己的想法和说话的权利。也许我的想法幼齿,错误,但没有人可以让我不思考,不发言。

我有一次问一个英国学者, ‘你属于什么?’ 他说‘我不属于什么/I am belong to nothing’.  

属于自己就很好了,骑墙坐,看两边的风景。

Advertisements

4 thoughts on “逍遥做外人

  1. 最近听郎咸平的演讲,他是一个经济学家,用他的话讲,选择去米国的移民,多是决心与国内的亲人、朋友、家人,甚至价值观一刀两断的人。。。?

    1. 得把他的原文翻出来瞅瞅,才能回答。
      别人不知道,我出国之初是一直准备做海龟的。可是,选了一条路,这条路又会带你到另一条路,就与初衷越来越远了。

  2. 骑墙能坐稳,也得一番功力。
    中国人世代农民,深耕根深,比起猎户起家的洋人,对原生土地感情丰沛些。

    1. 如果无地可耕,无根可生,也就只好把自己归还作远古的游牧民了。是归祖到200年前,还是2000年前,因人而异吧。:-)
      骑墙当然需要本领,不小心,就头破血流了。:-) 重要的是有两边的风景可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