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拍’和‘爱疯’的年代

image from the website

很小声的说,我家7岁高龄的手机退休了,取而代之的是‘爱疯4’。想买这个机子有半年多了,也在网上查了哪个服务商有最好的deal,可是每次去,每次都没货,拖拖拉拉到上周末才到手。买了这个东东,原准备不让小朋友们看见,可他们都有火眼金睛,特异功能,进门10分钟不到,就被发现了。 小开猴急得要碰要摸要玩,问‘你有没有Angery bird?’ 我一惊,‘你已经知道了angery bird了?? 谁告诉你的?’

他不以为然得说,‘从Ryan那里’。

我又追问,‘什么时候?’

‘Toy Day’ (他们学期的最后一天是每人带一个的玩具去学校。)

我心想,哈,人家带爱疯还是爱拍去玩,你呢?只带一个自己做的电话雏形。不过,还是得再确认一下。’他带的是爱疯吗?’

‘我也不知道。这样子,黑黑的’。从他比划的大小来看是手机。

这时,小酒也来凑热闹。我也要玩‘Angery bird!!’

诶,你这个4岁不到的小妞也知道‘愤怒的小鸟’了。我忙问, ‘你怎么知道的’?

‘是凯文告诉我的’。(凯文今年6岁)

啊呀,你们这些小孩子呀。(老爸老妈真是out 了)

接下来,小开缠着我要玩爱疯,我拒绝到底。我不得不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琢磨爱疯的功能。 小开敲不开门,就门缝下塞进一张纸条, 上书 : ‘May I use your iphone?’

前天晚上,我刚刚学会如何在爱疯上如何输入中文。突发奇想,能不能用爱疯来让小开练习写中文呢?他不是说 ‘弹琴是terrible, 学中文是troll’嘛。现在有了爱疯,看他是恶还是魔?

我轻轻地问小开 ‘你要用爱疯吗?’他的眼睛里写满了惊喜。

‘只是用爱疯来学中文喔’。

‘什么?’ 虽是问句,可他还是喜颜于色的样子。三步并作两步,跟我上了楼。一改平日里拖拖拉拉,推三阻四的样子。

我教他如何用手写功能来输入中文。他写,我观察。他兴致勃勃地写,对照,翻书,注意到以前没有留意到的笔画细节。爱疯的这个功能在帮助辨识汉字方面是不错的。 可是,屏幕太小,小开很容易就写不下了;还有他的眼睛离屏幕很近,对视力不好。毕竟不是专门的学中文app嘛。他花了30分钟写了一句话 ‘我喜欢白色和黑色’。平常学中文的30分钟,不知是多少的强迫和威逼。

我在想,也许现在的小孩的学习方式和我们过去很不一样了。 传统的学习风格有:视觉型,听觉型,动手型。我们学中文的时候就是一本书,读读读,背背背,抄抄抄。可是孩子喜欢游戏呀,鲜艳的色彩,动感的视觉,动手参与的可能。小酒也会主动提出来, ‘我们学字吧。在电脑上学’。可我还没有发现很好的适合儿童学习中文的网站 ( 亲们,我们自己开一个吧)。

是电脑改变了我们学习的方式吗? 还是给了我们恢复本性的可能?如比,小孩天性是喜欢玩的, 大人都是好色的。

在这个爱疯和爱拍的年代, 也我这样的土人也知道,智能型平板电脑会普及,很快无处不在,成为大白菜。时代的潮流,挡是挡不住的。完全不让小孩接触,是会出事的。Curiosity killed the cat (好奇心害死人)。  不至于如买肾,但也会被同伴看作异类。重要的是,如何让他们真正领会机器及科技的意义。理解那些都是为人而服务的;使用它们要有节制;也要物尽其用。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爱拍’和‘爱疯’的年代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