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头和捻胡子

周末盯着小开做作业。这个星期,也不知道老师的哪根筋搭错了,居然从小开的书包里,找找出3份作业:一张数学题,一张诗歌的阅读理解,还要写一首6行的诗来描述家里的一样东西。

看了这些,我暗想: 英国的老师怎么这么喜欢叫学生写诗?诗是随便写得出来的吗?老师你知不知道,我们大唐的诗人们为了诗中的一个字, 那可是‘ 白头搔更短’, ‘捻断数根须’; 一个人在月亮底下‘推呀敲呀’弄得觉也不睡了。 你指望一个7岁孩子在星期天写诗??

可是没办法,谁让咱是中国妈妈呢?小开做数学是刷刷的,2分钟搞定。开始做阅读理解就开始玩幺蛾子,拖拖拉拉。你看你看妈妈的脸,已经从温柔的好母亲到严肃的老师了。诗是英国著名儿童作家Roald Dahl 的《猪》,讲的是一个大脑袋的猪在明白自己的命运之后把农夫给吃了。小开要回答15个问题,一共两页。 他答完了第一页,就要休息5分钟。然后又哼哧哼哧回答第二页的问题。 最后一个问题是 ‘如果你是哪头猪,你会把农夫吃掉吗?’我心想,这问题可真刁,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小开的回答是, ‘Yes. I would kill him for my children’. 好好好,答案不重要,只要完成了就好。

接下来,就该写诗了。小开说写不出来, 要去看他的 ‘玻璃黑他’(外公给Harry Potter 起的名字)。我忙着要去做饺子,就跟他说,你好好想一想,顺便把房间理一理。饺子做到一半,探头一看,人家还在看‘闲书’。 手上的面粉还没干,就把他揪到楼上的房间又教育了一番,弄得他眼泪也出来了。最后他说,他决定写‘水枪’。我下楼前再次严重警告他– 好好想,不然可没饭吃。(咳,连这招都用上了)

饺子做好了,外婆开始煎;我上楼一看,小开还是在看闲书!!!这回我真的怒了。又把他揪回楼下书房– 不写完没有饺子吃!!!他哭着申诉说,老师没有说这些作业都得做。我半信半疑,就打电话到他的同学S问个究竟。电话没通,外公说,饭还是要吃的, 给了台阶让我们两个下。

饺子吃完,他爸爸带他去打球。不久,他同学的爸爸回电问有什么事,我就把作业的事讲了一遍。他也有点吃惊,他女儿也把作业忘了,也不清楚是不是都得做。不过人家马上开始做。他爸爸讲‘你跟小开说,S都做了。我跟S讲, 小开都做了’。(他们是马来西亚华人)。

小开打球回来,听到都要做,也就不反抗了。他爸爸还陪他做,帮忙他想韵脚。没多久,他拿来一张纸,上面歪歪扭扭写了5行,转身就去玩了。我这是气不打一处来,问他为什么少了一行。他说想不出什么是和‘am’ 押韵的。我帮他想, 问他能不能用’game’。 他说不行,把字典搬出来查什么是‘音节’, 什么是 ‘韵脚’。咆哮来咆哮去,他还是接受了我的意见。我让干干净净誊写一遍,他也不干了,又溜出去玩玩具了。我把他花了很久时间搭起来的模型摔了,他又哭了。

当他把那6行 ‘打油诗’ 写在新的纸上之后。他松了一口气,我也松了一口气。我从温柔细语到河东狮吼,也就是短短几个小时的事。自我反省,我还真不是什么有耐心,有手段的妈妈。

我被小开气出几根白头发,小开也捻断了几根未来的胡子,才有了这样一首‘诗’。

I shoot water far and wide

With water and lots of pressure applied

Children use me in their games

Can you guess who I am?

I am a water gun

Guarantee to make some fun!

 好在这样的作业不是天天有,上帝保佑国内当妈妈的朋友,你们太不容易了。 阿门。

Advertisements

4 thoughts on “白头和捻胡子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