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学 2

小镇的大街

三年级, 我们的教室搬到了三楼。 班主任教语文,是个年轻姑娘,姓屠。 她和气,有一次课间休息的时候,她在教室外的阳台上问我喜欢什么。 我就告诉他,我喜欢看书。 有一本书, 我看了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我幼稚的语气把她逗乐了。我真的爱看书。 没有什么小朋友玩,我就看姑姑的书。她是教语文的,宿舍里总有各种杂志,如‘十月’,‘花城’之类的, 还有‘中外文学史’之类的大部头。我什么都看。

有一次,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屠老师‘关晚学’。放学后,若干人等一字排开站在她的办公室里,夕阳从窗子斜射进来,亮晃晃的;我们一帮子人一点儿也不难过, 低着头,强忍着笑,你看看我, 我看看你。没心没肺的。 后来屠老师就请病假了。我们几个同学还去她家看她,应该是星期三下午吧。 她家就在镇上, 前门外有一块空地,在河岸边上。 我们就在那儿追来打去的,阳光洒在荡漾的水面,斑驳的碎影。如今这样的波光还在我眼前晃。

三年级下, 我小姑结婚了, 姑丈搬进了她的宿舍,我就不方便同住了, 我开始一个人走路上学。早上起来,给自己煮点泡饭, 那时候已经有煤气瓶,不用烧稻草了。出了家门,来到村口,过了破落的祠堂,过一座小桥,就离开我们村的地界。 在田野里穿行,路是由大小不一的石板铺成的,很多是破的石碑,也许是墓碑。一路向东,过了第二座桥,就遥见镇子了。 可是还要再沿着河岸走上一里路,两岸都是田野,右手边是我们方圆十里唯一的一个小土坡,还是被称作‘山头’。过了第三座桥就到了镇上,路好了很多,不再泥泞。还是沿着河,我一路走过莉莉的家,表外婆的小店,镇上的幼儿园,米店,烟纸店,书店,中学,到了镇子最东头的小学门口。 这一路大概要45分钟吧。

小镇到了

天气好的时候,走路上学就是有点儿无聊, 我一个人走, 一边瞎想,希望这条路变成一个巨大的滑梯, 我只要爬上去,滑下来就到了学校问口。 雨天之后,比较麻烦,我总是把我的白色体操鞋弄脏,无论我多小心。冬天刮风的时候,无遮无拦,西北风在田野上自由得奔跑。但是,我见过遍野的紫云英,红花满地;遍野金黄的油菜花,空气里是花香;丰收的季节,忙碌的农人;早晨清澈河水上飘荡的薄雾。。。。

爸爸说我应该学游泳。我天天在河边走,万一那天掉到河里,可以自救。他说先得学憋气。于是先在家里的装满了水的脸盆里练,再去河里练。夏天的时候,村子里的小孩男人都在河里游泳洗澡。那年天旱,我的脚能碰到河床。爸爸拉着我的手练了几次,就说我学会了,不管我了。 与下来的日子,我就一个人到河边玩, 开始只敢坐在埠头上看别人从桥头上跳下来。那是小孩爱玩的游戏,他们以不同的状态从桥头上跳进河里,算是最简单的跳水动作。 我看得心痒痒的,暗中计算从落水点到埠头的距离,应该在2米之内吧。终于忍耐不住,走上了桥头,跳了下去,然后拼命地划水,手指触碰到滑腻腻长满苔藓的埠头时,我知道我没事了。 于是一发不可收,跳桥头,落水,划水。我就这样学会了游泳,后来知道我那游姿叫 ‘狗爬’,形似神似。

四年级来了个很凶的李老师,可是我们班的纪律还是越来越差。不时有校长到我们班里来‘镇压’。同村有个男孩转到了我们班,他叫‘兆万’(他哥哥叫‘亿万’)。我们班的调皮男生就给他起不同的绰号, 象  ‘逃犯’,‘讨饭’之类的,他也不吭声。我很高兴终于不用一个人上学放学,路上有人可以说了。于是每天快快吃了早饭,就到他家去等他。他家近村口,后门对着一片茭白地。他妈妈帮他煮早饭,临走的时候还给他一角钱零花,看得我好不羡慕。 我对我妈讲, ‘人家小啊万, 每天都有一角零用钱,为什么我没有’。那时一角钱可以买两个大饼,一碗豆浆。 我还没和他一起上几次学,同学们就把我和他的名字写在黑板上,说我们是一对。他就不肯和我一起走了。他妈妈好像也不喜欢我去他们家玩。

学校开始大规模地开展课外兴趣小组。 班长田田被选去讲故事,到市里去比赛。莉莉一直是学校舞蹈队。我长得不矮,一次做早操的时候,管体育的副校长进来,把我挑去参加乒乓球队。一个学期下来, 也没学会发球。后来进了鼓号队,敲小鼓。混在人群里,装样子,人家敲,我也敲;人家停, 我就停。做了很久的‘东郭先生’。因为是县里唯一的鼓号队,经常要外出表演。头天发下来制服,第二天天没亮就到学校,上了一辆公共汽车,不是没人都有座位,被拉到一个不知道什么地方,在主席台下噼里啪啦乱敲一气,站上半个小时,然后退下。老师发给每人一个早点,又坐车回来, 一天就不上课了。

新来的大队辅导员点子还挺多的。最好玩的是去‘山上’野炊。山就是那个4,5层楼高的小土坡。我们一个年级,手里提着钢筋锅子,家里拿来的红薯,青菜,鸡蛋,油盐酱醋,穿过小镇的中心街,浩浩荡荡上了‘山’。喔,每个小队还带了小队旗,我就是那个拿旗的。一时间,山上就浓烟滚滚了,每个小队都有不同点火的方法。菜有没有炒熟,红薯没有没烤熟,都不记得了。可是,能不上课,山上放火,真是件好玩的事,太满足小孩子的想象力了。后来,我们几个还去过好几次。

还有放风筝比赛。我求着邻居大伯给我糊了一个最简单的‘瓦片鹞’。去家门口的稻田里试放,不远处是另一个破落的祠堂。我看它乘着清冷的二月春风,越飞越高飞起,满心欢喜。我去方便的时候,把线轴插在地里。 等我回来,风筝和线轴都不见了。。。 我在稻田里不停地寻找,没有找到。又去祠堂里找,也没有。我去求邻居大伯再帮我做一个,他却怎么样也不肯。风筝比赛的那天,我看其他人的风筝飞在天上,想如果我的风筝还在,一定比他们飞得高。

四年级下的一个春天,我忽然发高烧,吃什么,吐什么,后来去看医生,说我得了流行甲型肝炎,要在家休养。我奶奶打听到一个中医,专治肝炎,让小叔推着平板车送我去看病。我躺在平板车上,头顶是蓝天,金黄油菜花在两侧移动,象在花海里游,很神奇的感觉。看了中医,吃中药。 妈妈每天熬药,逼我吃。 我不能去上学了,隔离在家里,也没有同学老师的探望,很闷。就开始剪纸,剪了各种各样的雪花图案,夹在一本成语字典里。那时家里刚买了一台彩色电视,我的床在爸妈床的侧面,他们不让我看, 晚上我就偷偷地歪着脑袋看。一个月后,我身体的各项指标恢复正常了。 因为错过了期中考试,妈妈给我从学校要了一份数学考卷,我考得不高。妈妈问我要不要留级,我觉得留级丢脸,不肯。所以又回到了四年级3班。李老师经常不来上班。我的课桌里乱糟糟的, 我订的‘儿童文学’少了几本,也不知道是谁拿了。 听说,我病了之后, 就有穿白大褂的人来教室里喷雾,是防疫部门的吧。体育课,是一个新老师测视力,他嘟嚷着说以前的老师搞错了,我的视力怎么可能是1.5。暑假妈妈带我去市里测视力,真的近视了,300度!我掉了眼泪。 四年级就这样结束了。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我的小学 2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