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学 1

[高尔基写 ‘我的大学’, 我写‘我的小学’, 为遗忘做准备。] 

我家住在村子里,那儿大约有百来户人家。 村里有一个小学, 一个老师上所有的课。 我小姑在离家5-6里的镇中学教书, 镇上还有个中心区小学,有几百个学生,几十个老师。 

我虚岁7岁的时候,我妈再也看不去我的东游西逛,没有人看管的野孩子样, 就问我要不要去上学。 在那之前,我听大人们夸奖一个早上学的邻居小孩, 出于虚荣心, 我说要。 

因为还没到规定的8岁上学年龄, 我小姑还带我去见了区小学的校长。 那个老太太好象让我从1数到100。那校长讲, ‘还戴耳环呀。像个猫咪似的’。那时, 我奶奶刚给我用缝被子的大针戳了耳洞,我耳朵上还挂着彩色竹圈穿起来的‘耳环’。 我一回家就把耳环拆了,再也不戴。 

上学的第一天,我居然还记得很清楚。 那天是9月1号, 天气晴朗,阳光明媚。 我妈给我穿上绣着绿叶小红花的白衬衫。 早饭有额外的两个水破蛋, 那是我们当地的风俗, 说是小孩吃了,考试就能得双百。 我那时是最不爱吃蛋黄的,勉勉强强,吃得我恶心。 应该是妈妈带我去的学校, 背的还是上海大舅妈送的塑料书包。 

到了学校, 知道被分在3班。 教室就在新大楼的一楼。进了教室,就看见第一排坐着两个女生,手乖乖地放在桌子上,背挺得直直的。 她们就是田田和莉莉。我和田田同学7年,她从小学到初中一直是年级第一名。而我和莉莉同学5年,后来通了近10年的信。我后来被分在第3排。 

因为年纪太小,离家远。 我就和在中学教书的姑姑同住。 周末由同村的孙姑姑带回家。 我姑姑那时也刚刚当老师,没有拿到教师宿舍,就住在男生宿舍的最高处的一间小屋里。男生宿舍总有一股尿骚味,还好姑姑很快就搬进了教师宿舍。我做完了作业就在中学校园里乱逛。吃饭是在中学的食堂。那时吃的黄黄的慥米饭,3两,2两的打来放在搪瓷碗里。和我一起吃饭的还有上高中的大堂哥。 姑姑讲谁吃饭慢谁就洗碗。 我狼吞虎咽,唯恐是最后一个。这个习惯保持至今。 因为流窜在校园,和中学的那些老师很熟。 有个男美术老师要我给小学的女音乐老师递纸条,我帮了他好几回。他还是跟那个老师没成。 

周末就跟孙姑姑回家。 她 还是我的数学老师。上课谁不认真听讲,她的粉笔头就会准确无误地找到那个人的脑门!我顶喜欢和她一起回家,因为她很会讲故事。一边走,一边听,5,6里路一点也不长。 周一大早我再随着她走到学校。 我总是在她屁股后面问, ‘那后来呢? 后来怎么样了?’ 

一年级上学期,数学,语文都有96分。 下学期就到了90分左右了。 老师的评语是, ‘字写得太差, 个性太弱, 爱哭’。 让我难过的是,孙姑姑不能再当老师了, 他们说她没有正规学历。

 二年级的数学老师姓吕, 很凶。 我开始不做作业了。 她就罚我站在黑板前,有几次还用皮鞋踢我。 可是我年纪小,也不觉得害臊,或难过。 如果不做语文作业,就要被罚一百遍。 那时候,星期三下午开始放半天假, 别的同学都回家了, 我就被留下里罚抄。 怎么也写不完,还有个当纪律委员的女同学在旁边盯着我。也不知道是如何混过了二年级,成绩还是有90分吧。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