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观英国私立和公立教育:中学篇

到了中学,这个英国的教育制度就更让人迷糊了,有完全中学(comprehensive), 有语法学校(Grammar School), 有私立的Public School, 有独立的私立学校, 还有教会学校。光看名字,是弄不清楚,到底是公立的还是私立的。

要说中学,就不得不说Grammar School 这个 ‘妖怪’了。 从16世纪起,Grammar School 是中世纪只教拉丁文的学校。到了维多利亚时代,Grammar School 几乎成了中等教育的代名词。20世纪开始,它成为平常百姓家的孩子上大学的唯一途径。只要能通过它的入学考试(就是今天11 + 的前身),就可以上这类重视学术的Grammar Shcool, 为日后成为专业人士铺平道路。Tony Blair的老婆就是从一所天主教背景的Grammar School 出来,后来进了LSE。 从1976 年起, Grammar School 就被逐步废除了。 当时的英国政府为推广教育,开始成立了大量的 ‘comprehensive school’ 。小盆友不必考 ’11+‘ (就是在小六时考一种以逻辑能力为主的考试), 直接就近入学。可是,不是所有的Grammar School 都消失了, 有的转成了私立学校 (如, 大名鼎鼎的 Manchester Grammar School), 有的坚持办学,从地方政府拿经费 ;而北爱由于当时忙着政治谈判,把这事彻底耽搁了。

如果只按成绩论学校, 那私校是远远把公校甩在后面的。 一年1万到2万的学费可不是白交的。

也见过,有出息的孩子,一路公校,最后进了牛校的牛院,那是人家从小天资出众,又勤奋又有好运。有几个父母能保证自己的孩子有这样的天资,努力,和运气吗?多数还是希望学校能够推波助澜一下。于是乎,想尽办法让孩子上Grammar School.

我家所在的地方是自由民主党掌权的,硬是不让建Grammar School。重成绩的家长就想办法让孩子去附近的郡上Grammar School。 因为在人家的学区外,就一定要在11+的考试中得高分。这也难不倒亚裔的父母孩子,考试前多多训练,考了满分的也是常有。上了Grammar School, 少则20分钟车程,多则45分钟,小孩挺累的。 可是如果去了当地的完中,学术上能不能一样出类拔萃呢?很少有亚裔父母愿意冒险。

身边有这样一位单身妈妈,英国人, 3个孩子教育得很好。 一个学牙医,一个学会计, 还有一个刚刚被牛大的法律系接受了。她自己是一个很勤奋的人,一个人做几份工作。她的孩子都是从我们当地较好的公立中学出来的。 她讲关键就是不能只靠学校老师, 父母要把握好孩子的学习 (take control)。她在孩子小的时候,就一直给她的孩子们额外的作业。

英国如今的社会流动性很差,医生的子女还是当医生,律师的父母也是律师。中低层阶级的孩子要进入名校,毕业好找到好工作的比例是很低很低的。想想我们自己也是农民的女儿,工人的儿子,可是因为所处的时代,倒也读到点书,像模像样混成了中产。可是我们孩子的这一代,向上走机会反而小了,这也许是很多中产阶级的父母如此重视教育的根本原因。

当然也有父母把孩子送到私立学校,就是为了要避免11+ 的考试。最近就遇到这样一位英国爸爸。 他们住的地方,每个小学生都要在6年级一开始的时候考11+, 他觉得他女儿可能考不好,就直接送独生女进了有名的私校。他认为私校的教育更个性化,他的女儿会有更好的发展。

这个时代需要成绩之外的能力。但如果我的孩子只爱读书,那我也没有什么遗憾,因为他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快乐。 

相比给钱,送孩子上私立,更重要的是给孩子时间。给孩子时间也是给父母时间去了解自己的孩子,和孩子一起成长,享受为人父母的乐趣。人生短,孩子真正需要你的时间其实也很短。

Advertisements

4 thoughts on “微观英国私立和公立教育:中学篇

  1. 原来我这儿的私校学习的就是英国的私人中学模式,谢谢你,增广见闻了。
    我也是拜公立教育从低阶层脱身。那时普遍生活水平贫穷,没有什么私校,公校成就了很多努力的学生。当中层阶级增加,反而促进私校的崛起。
    就如你说,中上阶级为自己后代提供殷实的氛围,确保他们继续留在同一个阶级。我们的社会也将会像先进国家,阶级流动性硬化。
    不过我们这里又比较复杂一点,公立教育机会不平等,为了选票,政府还是拘泥于根据种族分配资源。占大数的土族仍可以甭太吃力地往上爬,因为政府应用公共资源大量地辅助他。华社不断有被迫害妄想症,所以更加咬紧牙根,另辟门户。这条自己劈开的路,就是用自己钱铺的了。其实我儿子上的也算私校,不过是华裔社会捐助的独立体系,不单靠学费。
    有点比英国幸运的是,我们这里的税,没有你们高,因为我们还不是福利国。当你交了那么重的税务,孩子不能享受“好”一点的教育,(可能你们政府会觉得是刁民的想法),实在是不服气的。
    当私校的发展蓬勃,公众有另外的出口,不会成天吵,政府会不会乐得保持原状,不需精益求精?哈哈。
    你们的国会近三分之一的议员来自牛院和康栏(即私人中小学出身),我觉得是不太妥的。
    目前的情况,是令人沮丧的,自己的孩子就在其中边浮边沉。我们到底是不是对他不够好?有时我会陷入这样的自责。有时又生气,我不就这样游出头?这个冬瓜为什么不能?(暂时想法是酱)

    1. 华裔在大马的境地也真是尴尬。 华裔实在是在学业上太突出了。 可是一味地自寻出路,也正好助长了政府的‘偏心’,就是如你所说。
      身为父母,我们自能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为孩子做到最好。其实,好与不好,也都是相对的。人生总有得失,每条路都有不一样的风景。(儿孙自有儿孙福啦)
      就是因为交了这么多的税,才一定要从公立 学校中得到点什么。 加上我的老公不认同私立学校的理念,所以先在公立读着吧。课堂小,社会大。

  2. Pingback引用通告: 小开的第一次大考 | 施乐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